【暗杀教室】镜像反转——chapter19

十年组赤羽业正式上线倒计时继续

以为我会辣么快把人放出来的少年们,天真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森蚺老师要被罗威罗先生掀开在黑暗世界的马甲咯

有人知道为什么在碰见罗威罗时赤羽业和渚君的应敌动作是那样的吗

为什么渚君会躲进了赤羽业的背影中(✿✪‿✪。)ノ

==============================================

中场的休息

以为我会紧接着把赤羽业放出来的少年们,你们太天真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老师,放学下课后我可以和您单独说一点事情吗?”


被蓝发少年在走廊截住的森蚺有点奇怪,按理说潮田渚恨不得一天24个小时全都躲着他来,主动凑到眼前的次数屈指可数,最近这是怎么了?总往他面前凑。没有像以前一样开口打趣,因为对方脸上的表情是在是太严肃了,长发青年点头答应了少年的对话请求。


“我知道了,补习结束之后我会等你。”


时间总会在抱着等待的心情时被无限的延长,坐在座位上的潮田渚看着黑板上的板书难得的一点都听不进去,心神不宁的蓝发少年想了想,掏出一个新的本子摊开在桌子上开始一字一句的誊写着杀老师抄在黑板上的板书。放空思绪做一件不用动用大脑思考的事情是一个平复情绪的好办法,至少潮田渚是经常这么干的,虽然自来到E班之后这招已经不经常出现。


“小渚,你看上去很焦躁啊。”一下课,中村就凑到了潮田渚的面前像以前一样用手肘压在少年的肩上“有什么事吗?说出来让我们听听。”


“……其实没什么,中村同学不要在意了。”这才察觉到自己的焦躁已经不自觉的影响到了周围同学的潮田渚感到抱歉的冲着一直坐在右手边的中村莉樱笑了笑“那个,这样我会长不高的。”


“小渚你还是这样小小的比较可爱啊。”中村完全的无视了少年的抗议。


“……”没什么力气反抗暴/政的潮田渚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压就压吧,反正真的要长个子也不会因为这一时的压动而停止生长。


“果然还是很可疑啊。”摸着下颌盯着潮田渚瞅了一会儿,中村少女非常干脆的直接伸出手捏住了少年的脸颊扯动,这个动作简直和赤羽业如出一辙,也不知道是不是金发少女平常看对方这么做的时候手痒想要试试“不用害羞,说出来我们可以帮着解决哟。”


能让潮田渚这么心神不宁的事情在中村莉樱看来已经不算小了,毕竟蓝发少年虽然会不自觉的炸毛,但是其情绪控制能力实际上非常的出众,在杀老师执教之后这点就更加的明显,如果不是真的想不通无法自我排解,潮田渚是不会这么轻易的将那种焦躁的情绪表现出来的。


觉得自己有必要对日常调侃对象表达一下慰问的中村少女毫不犹豫的开口询问了,顺便试了一把她一直都想效仿赤羽业做的事情……手感果然很不错!中村莉樱同学保持着笑容在心中默默的暗爽。


不,说出来会有恐慌的。潮田渚无力的挣脱着右手边同桌的暴行,不想惊吓到同学们的草食系少年非常坚定的拒绝了对方的好心提议。


“有机会的话我会告诉中村同学你的,比琪老师来了。”


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感谢口语老师的到来,潮田渚打着哈哈将中村送回了座位,扭头看着赤羽业空着的座位,刚才没有冲上来保护搭档脸部所有权的赤羽业同学果然又逃课了。叹了一口气,对于搭档不在这件事潮田渚还是感觉很幸运的,赤羽业可不是那么好打发的存在。


被人提醒了情绪的蓝发少年在接下来的课程中非常好的收敛了自己情绪,不过从对方那一直没有停下来的笔来看,他并不像自己所表现出来的那么平静。等到放学的时候森蚺在班级中看见那本写满了字的笔记时才认识到潮田渚确实是非常的不对劲,这样的习惯只有【潮田渚】心知肚明,这种状态不管他说什么事情看上去很正常的草食系少年都听不进去。


“……今天就先休息吧。”长发青年轻声叹气。


这个决定获得了蓝发少年感激的眼神一枚。潮田渚有点局促的看着坐在中村位置上冲着自己挑眉的赤羽业,对方眼神中的询问之色于潮田渚而言是非常好辨认的存在,为难的少年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实际上他并不打算让赤羽业知道这件事,至少不是现在。


“业君……”


“……渚君自己回家的时候路上小心,不要被流氓找麻烦了。”


看出搭档的为难,赤羽业扬起了一个平和的笑容,伸出手揉动着蓝发少年的发顶,本质还是挺温柔的红发中二病少年选择了体贴的不去询问。虽然赤羽业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如何挑战搭档的忍耐底线,但是那不代表着他需要在搭档已经明显紧绷的情绪上再浇上点助燃剂,不是由他一手操作将少年逼到忍耐底线的事情赤羽业还是不屑于去做。


呆愣了几秒的潮田渚没想到对方竟然这么好说话,眨眨眼睛,蓝发少年冲着已经站起身准备离开的赤羽业露出了一个漂亮的笑容。


“谢谢,业君。”


一直旁观的森蚺老师目送脸带红晕走出教室的赤羽业时再次感受到了久违的虐感,当初为什么要提议这两个人搭档?主观臆断太多而干扰了判断吗……闪的他都想戴眼镜了。收拾好心情的青年看着已经面带严肃的转过来面向自己端坐在椅子上的少年。


“那么,渚你想和我说些什么?”


“……老师,除了你之外还有人来自十年之后吗?”犹豫几秒,潮田渚用了最直接的方式问出了自己的问题。


“只算人类的话,我过来的时候只有我自己一个人。”


本来还不太明白少年为什么要问这种问题的森蚺在回答出来的下一秒就隐约的意识到了少年的意思,下意识的挺直了背脊,森蚺声音中带着他自己都没有发觉的紧张。


“……渚,你实话告诉我,你究竟看见什么了。”


“赤羽业。”用着非常平静的声音吐出这个名字,潮田渚注视着年长者的双眼一字一顿的开口“我见到了成年的赤羽业。”


“……你确定?”深吸一口气,森蚺神情认真的向面前的少年做最后的确认


“我确定。”潮田渚扯出一个苦笑“我不会认错赤羽业,他的感觉和面容都太有特点了……我还指望老师你告诉我认错了。”


“……很抱歉让你的期待落空了。”经过了短暂的震惊之后重新平静下来的森蚺轻声笑了出来“你看到的那个人非常有可能就是源自于我那里的赤羽业。”长发青年的低声叹息中带着一点遗憾的意味“兜兜转转…最后还是要见面了。”抬起手伸出手指戳了一下少年的额头“这件事我会去确认,我知道你有点混乱,我也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因为那些安慰连我自己都骗不了。”森蚺的眼中闪烁着一种明亮的坚定“回家,平复一下自己的情绪让自己的心和大脑先冷静下来。放心,他暂时不会对E班出手。”


“……老师,如果您那里的赤羽业要暗杀杀老师的话,您能阻止的了吗?”沉默的听着青年的忠告,潮田渚抬头看着年长者寻求答案,这才是他现在最想知道的事情。


“该怎么说呢。”依然还是那种轻浅的微笑,森蚺的神情中再次的透露出那种怀念“正面对决,我很少可以赢过赤羽业……我不如他。”青年说的非常的坦然“切磋对抗九成以上都是我输,要是以命相搏的话也许还会有五五开的胜率。”将烂熟于心的统计数据告诉了面露吃惊之色的潮田渚“就战斗才能而言我从来都比不过赤羽业。”


“也就是…无法阻止咯。”少年的声音非常的轻,听到这句话的森蚺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


“为什么想要阻止?按理说有人可以杀掉杀老师你们应该高兴才对。”


“……我不知道。”潮田渚有点茫然,湖蓝色的双眼无措的看着森蚺,神色中带着一丝丝少年特有的固执“可是我觉得…如果不是我们杀死的话,就没有意义了……”


比当初的自己要强太多了。长发青年在心中叹息一声。他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属于弱者崛起后所特有的坚定,森蚺和潮田渚不同,哪怕在他最狼狈的时候他也是对手承认的敌人和强大威胁,所以他的想法和潮田渚是有很大差别的,至少换做当初的他而言绝对不会有蓝发少年的这种想法,当初的他并没有少年的这种坚持。


“我知道了。”苦恼的揉了揉自己的发顶,森蚺的笑容是潮田渚式的无可奈何“如果有可能的话…我试试吧,不过渚你也要记得,我也是以暗杀杀老师为目标的人。”


“但是您给我的不安感可是要比那位赤羽先生给我的不安感小的多。”


所以你才这么焦躁?恍然大悟的森蚺不知道该用什么样子的表情面对现在时间线的自己,心中的感觉跟掀翻了厨房调料盒一样什么滋味都有,是该为自己的威胁性在潮田渚那里比赤羽业小感到高兴还是应该为自己在蓝发少年那里的糟糕形象再次感到哀叹?


“我送你回去吧,就当你这次受到惊吓的赔礼。”撑起身体站起来,不太想再呆在这间校舍的森蚺决定提前离开。


“老师你的赔礼真的一点诚意都没有。”送回家就算赔礼了吗,潮田渚觉得这简直是他见过的最寒酸的赔礼了。


“走不走。”站在门口的人侧头将视线锁定在还留在教室中的少年身上。


“……走。”迫于年长者语气中的压迫感,怕挨揍的潮田渚少年很没骨气的怂了。

=====================================================================

前两天还和自己说放心的人突然宣布请假不见了踪影是个什么感觉?潮田渚不知道其他人会怎么想,他现在只是有点担心实践课老师会去找那天自己看见的人火拼——虽然事后证明少年想的有点多——森蚺的性格中确实带着一点赤羽业式的恶劣,但是他从来都是说到做到,答应了就一定会去做……早知道当时就不头脑发热的说出那句话了,怎么能做这么强人所难的事情。蓝发少年的神情中满是懊恼。


“我们的实践课老师已经是个成年人了。”与往常一样和潮田渚走在回家路上的赤羽业在得知了少年删减版的担忧后出言安慰了“渚君你要相信成年人的理智。”


对于潮田渚乱担心的这种行为赤发少年并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自家搭档这种一过度关心就会变笨的属性也是赤羽业最近才发掘出来的,虽然对于暗杀而言是个缺点但是从其他方面来讲这是一个很有趣的属性,不想失去这个乐趣的赤羽业并没有下多大的力气去帮搭档改正毛病。


“话是这么说没错啊……可是到底是我说出来的。”潮田渚苦恼的扶住额头“心情感觉不一样吧。”


“渚君你这种认真的性格真可爱啊哈哈哈哈哈。”赤羽业抬手揽住搭档的肩膀笑的十分的开心。


“男孩子是不能用可爱形容的业君。”少年挺想打自己搭档的。


“不好意思,打扰了。”低沉的声音自二人的身后传了出来。


完全没有察觉到背后何时出现一个人的赤羽业与潮田渚浑身一震。赤发少年迅速的收回手原地转身斜跨一步将潮田渚挡在了身后,而潮田渚则是向前跨了一步转过身将自己隐藏在了赤羽业的背影之中。站在原地注视着这两个少年的人惊讶的挑了一下眉。


“请问大叔你有什么事情吗。”抬起一只手,扬起轻佻笑容的赤羽业视线紧锁在那人的身上“突然出现在别人后面可是很不礼貌的行为。”


“啊,我没有恶意,只是想问问山上是不是就是椚丘中学E班的位置。”戴着手套的黑衣人将手背到身后开口询问。


“是。”摸不准对方要做什么的赤羽业言简意赅的回答了问题。


“那么多谢了。”得到答案的黑衣人非常干脆利落的转身离去,只留下了背后有点莫名其妙的红蓝组。


随着那人的走远赤羽业紧绷的身体放松下来,那个人的身上的感觉和森蚺有点像,所以那种对战的感觉如同本能一般出现在了赤羽业的身上,而隐藏在红发少年身后的潮田渚也慢慢的走出赤羽业的背影和搭档并肩站在一起,抬手将手中配枪的保险关掉,放松下来的潮田渚少年将P220重新塞回了自己的书包中。


“渚君你动作挺快啊。”瞅了一眼搭档塞枪的动作,赤羽业摸着下巴赞叹了一句。


“对方是真正的人类,日常练习的匕首肯定没用,气/枪的话近距离打中要害也有用。”潮田渚略微感到有点无奈“这可是业君你告诉我的。”为了对付森蚺。


有时候草食系少年觉得,自己的搭档为了对付实践课教师已经没什么不敢用的手段了。


“只是没想到渚君掏枪的速度这么快。”


最重要的是他根本没听见对方拉开包的声音,悄无声息的掏出了武器……渚君哟,你最近的成长是不是有点吓人?赤羽业略微眯起了暗金色的双眸,不着痕迹的打量着自家正在给包拉上拉锁的搭档。


“已经配合这么久了,不快一点怎么配合业君啊。”确定的看不出什么的潮田渚少年抬头瞅着身边的人,认真的表示自己是非常具有职业操守的好搭档“不过刚才那个人……”


“大概是来找杀老师的吧,大人的世界暂时还不是我们能插/进去手的。”赤羽业同样是个非常有自知之明的人,杀手的世界他现在还不能触碰,这点他非常的清楚“嘛,明天就知道了,走吧渚君,今天说好要帮你补习数学的。”


“如果可以不提数学的话感激不尽。啊!业君你等我一下不要走那么快!”


“渚君你果然还是要快点长个子啊。”


“……”妈蛋哦,又戳他痛处!!!

========================================

E班的教职工一直都是一个很奇葩的团体,先不算那只经常搞出各种事端的黄色大章鱼,体育课教师乌间惟臣、口语课教师伊莉娜.耶拉比琪、实践课教师森蚺,这三个人无论哪个看上去都不像可以为人师表的人。


乌间的面瘫脸还好说,杀手二人组的外在形象当真是不怎么让人相信是一名人民教师,梳着长发的男人和妩媚异常的女子……说实话,乌间一直觉得这两个人的外表简直就是在给教师队伍抹黑,不带犹豫的那种。但是从授课水平来讲,他们真的是很认真的在将自己具有的技能教授给E班的学生们,森蚺很享受这个教学的——或者说他只是单纯的在享受戏耍潮田渚和欺压赤羽业的难得机会——过程,相较来讲,比琪已经开始有点焦躁了。


乌间看了一眼被那只章鱼气走的比琪的背影,收回视线重新处理着手上的报告。


“不要再刺激她了,你的本意是让她留在这里教授课程的吧。”


“诶呀呀,可以看见同事之间的相互维护真的是让人心情愉快啊。”快速的把自己身上的衣服换回原来的学士袍,杀老师语气欣慰的走到窗边。


“你在胡乱的想什么!”乌间的额头爆出一个火大的青筋。


“太过焦躁需要发泄或许也可能是需要肯定,关心同事也是一个教师应该做的哟。”杀老师状似认真的阐述了自己的想法,然后依旧是死性不改嘚瑟的挥动着触手拉开了窗户“那么我先去上海吃杏仁豆腐了,乌间老师需要我带手信吗?”


“快滚!”黑发军人的回答简洁明了。


“忸啊,乌间老师你真是太暴躁了。”


那个混蛋章鱼。沉着脸打字的乌间理都没理已经准备起飞的杀老师,E班班主任大人大概也是觉得没趣,左右摇晃一下身体直接闪出办公室起飞了。浏览着文件的乌间默默的叹出一口气,转校生和各类暗杀执行者的消息每天都会发送到他的电脑上,随着小律的失败另一个转校生的准备工作也加快了进度,用不上几天剩下的那个转校生大概就会被送到这里。


乌间沉默的交叠着双手支撑着下颌,杀手这边暂时还联系不上其他的人,事实上对于和杀手界基本无缘的政府而言,能招来森蚺这个级别的暗杀者已经让乌间十分惊讶了——虽说对方十有八/九是自己主动要求过来的。


可以说现在整个暗杀工作都处于了一个停滞的阶段,没有什么突破的E班,没有合适的杀手,没有到位的转校秘密武器,找不到着手点的比琪,消极怠工更愿意带孩子的森蚺……这样的情况真的可以在明年三月份之前干掉那家伙吗。思虑至此,乌间怎么都忍不住自己的叹气声,他们真的可以杀死这个生物吗。


E班校舍的隔音效果不太好,走廊稍微有大一点的声音屋子里就能听的很清楚,钢索挂在木梁上滑动的声音对于乌间这个职业的人而言是出自本能的熟悉与警惕。动作轻巧的合上电脑站起身,步伐无声的走到门口拉开门闪身进入走廊……E班的袭击范围已经从那只章鱼扩展到其他人身了吗。乌间惟臣看着被袭击的同僚感觉有点头痛。


“喂,你在做什么,把人放下来。”乌间向前一步,视线紧缩着站在钢索旁边的人“钢索陷阱这种东西不是应该用在女人身上的吧。”


“啊,抱歉,我教过她怎么应对陷阱,请不用担心。”黑衣人拿出折刀将旁边的钢索斩断,悬在空中的比琪摔落在地上,乌间看了一眼对方,虽然狼狈但是可以确定没有大碍。


“你是谁?如果可以的话至少麻烦你改讲英文。”为了避免出现什么交流错误的事情,乌间觉得至少应该先让这个外国人改个语种,哪怕英文也可以!!


“啊,没关系,换到这个国家的语言也可以。”将折刀握在手里双手背后,黑衣人表现出了想要和平对话的信号“这么说吧,我是将伊莉娜.耶拉比琪以及森蚺介绍给这个国家政府的人……这么说你应该可以明白吧。”


“森蚺是老师您介绍的?!”还在地上缓气的比琪惊讶的抬起头看着面前站着的人,她完全没有想过那个青年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只当他是凭着过去的记忆寻找周旋过来的。


“罗威罗。”乌间没有迟疑的说出了这个名字。


杀手中介人罗威罗,这个名字乌间当然不会陌生,来到E班并且最终留下来的两个杀手都是这个人介绍来的,这个人在退役之前也是凶名赫赫的顶级杀手,而对于与杀手无缘的政府而言,罗威罗同时也是一条不可多得的人脉,乌间前段日子还在上司的命令下询问了森蚺有关罗威罗的联系方式。


“那位杀老师现在是否在这里?”罗威罗环视四周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他去上海吃杏仁豆腐去了,估计过一会儿就会回来。”乌间看了一眼腕表……那只章鱼为何如此喜爱豆腐简直就是未解之谜。


“果然和听说的一样啊。”罗威罗听到这话的时候明显愣了一下,然后了然的勾起嘴角。


“你来到这里有何贵干。”


“只是来确认一下罢了。”罗威罗转过身准备离开校舍“伊莉娜,你今天就撤退吧。”


“师傅!”扶着墙壁站起来的比琪惊讶的抬头看着教导自己暗杀技巧的人“我……”


“这已经不是你能完成的任务了。”停下脚步的罗威罗扭头看着站着有点踉跄的徒弟“伊莉娜你应该明白,当你引以为傲的伪装和美人计失去效果时,你就已经和那种随处可见的三流杀手没什么区别了。”


“师傅……”金发的女子咬着下唇,带着点倔强。比琪一直都知道自己的短板在哪里,精于伪装潜入以及色/诱的她在体力上并不占优势,正面对决不是她所擅长的,可是就这么退场……她不甘心。


“其实在我把森蚺介绍到这里时就已经有把你替换回来的意思了。”罗威罗转过身看着自己的徒弟“你已经在这里浪费了不少时间,哪怕只有一个月对于做我们这行的人而言都是非常宝贵的。”


“……”比琪垂下视线,这点没法否认……她在这里已经浪费了三个月了。


“不过森蚺当时传回消息告诉我,你是最适合这个暗杀任务的人。”想到那个青年传回给自己的话罗威罗还有点想笑,为了那里面的纠结评价“他虽然这么评价了,我还是希望可以自己确认,所以我过来了……可惜,伊莉娜你让我很失望。”


“不,师傅我一定可以干掉它!”已经顾不上森蚺会为她说话的惊讶,比琪语气急促的想要解释“我一定可以…”


“真是不知悔改的笨蛋徒弟。”


叹息的尾音消散在空气中,比琪的眼前一花,重新恢复视线时脖颈上抵住的拇指与被钳制的左手让她动弹不得。


“这样,你还觉得你可以做到吗?”


“我…我……”


“不要再找无谓的借口了伊莉娜,接受事实吧。”罗威罗松开了钳制着徒弟的手“你做不到。”


“这对你而言,已经不是普通的擅长与否的问题了。”


“一半错误一半正确。”E班所属吉祥物——黄色章鱼,每次出现的时机都让人想要吐槽他的及时程度。


“快把你那张咸蛋超人问答脸切回来。”一直保持沉默当背景板的乌间毫不留情的对于暗杀目标的那张脸进行了语言攻击。


“乌间老师你这样说实在是太伤人了…”


“切回来!”


期期艾艾的切回正常脸色的杀老师非常沮丧,为什么自己的同事总是不欣赏自己的脸色艺术,就连来自未来的渚同学也不欣赏【森蚺:不会有正常人类欣赏的,杀老师你快醒醒!】。


“咳,诚然如你所说,伊莉娜老师的暗杀能力对于我而言确实是如同一坨大便一样构不成任何威胁。”讽刺的绿圈出现在脸上,杀老师在短暂的沮丧之后非常充分的显示了自己对于同僚技巧的鄙视之情。


“章鱼你说谁大便!!”


“不要随便乱扔东西啊伊莉娜老师!”从容的抽出纸巾接住被扔过来的匕首,杀老师还好心的把东西递了回去“可是对于这间教室而言,她才是最合适的。”


“哦?”罗威罗愣了一下,这句话和森蚺说的几乎一模一样的。


“口说无凭,罗威罗先生你大概也不会就这么相信我的话,所以就用暗杀技巧来决定这一切吧。”杀老师不知道从哪个位置摸出另一把匕首递给了罗威罗“你和伊莉娜老师,到底谁对谁错。”


接过匕首的罗威罗弯折了一下手上的武器,了然的看着对面的目标。


“模拟暗杀吗?很有趣的验证。不过对手是你的话根本不可能吧。”


“当然不会是我,这次的目标是乌间老师。”杀老师竖起一根触手做出解释“明天一天之内只要你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可以杀掉乌间老师,就算获得胜利。不可以干扰对手,干扰到上课也不可以。”


“喂!你这只章鱼不要随便自作主张!”深切的觉得自己简直就是花样中枪的乌间头都大了“我什么时候答应了!”


“因为乌间老师比较公平啊,森蚺老师也不在,如目标是我的话,我可不保证公平性。”色/情章鱼从来都是一个可以贿赂的目标。


“……”为何厚颜无耻到这种程度……乌间惟没有比现在更想干掉面前的章鱼。


“既然如此,我接受。”抛接住特制的匕首,罗威罗转身背对着比琪与乌间,看着杀老师的眼中是一种志在必得“我会用实力告诉我那笨蛋徒弟她错的有多离谱。”


“那我可就拭目以待了。”杀老师抬着触手摸了摸下巴“顺带一提,罗威罗先生不会让森蚺老师去做什么危险的事情吧。”关爱学生是教师美德,不管这个学生来自什么时间线。


“真是个敏锐的怪物。”轻哼一声,罗威罗迈开步子和杀老师错开身体“他没告诉你们什么我也不能说出来……不过对于你们而言说出来也没什么,因为能说的只有一件有关于他身份的信息。”那种说出来后就不必再添加其他词语解释的信息。


“螣蛇。”


【小剧场】

赤羽业:我差不多又掉线一整章。

十年组赤羽业:总比我上章出来一段这章直接不见强。

潮田渚&森蚺:【完全不想理上面两个】


评论(7)
热度(75)
 
 
 
 
 
 
 
 
 
© 百崖__酒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