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杀教室】镜像反转——chapter15

红蓝组内部协调成功√
搭档登记蓄力中√
十年组森蚺搭档上线√
老师的身体状况初步揭秘√
应了那句老话,自己身体不好十有八九都是你自己作的


一觉醒来开客户端发现自己似乎没发出去,于是又发了一遍的傻逼事情我再次做了一遍【手黄再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网速不好看什么客户端,直接开浏览器【手黄再

写在题头,以此为戒,下次绝不再犯【手黄再

==============================================

搭档的达成

把我萌哒哒的搭档还给我啊混蛋!!


就算再怎么不想,修学旅行还是在一片鸡飞狗跳的状况下结束了。说是要正常上课其实也就是把学生全都集合在一起说点什么例行的总结,对于E班来讲没有校车接送的他们在时间上反而更宽松。在抵达东京的当天就直接在车站就地解散了。折腾了一整个修学旅行的E班学生们几乎是迫不及待的踏上了各自的回家之路,潮田渚同学除外。


因为意外而伤到脸的蓝发少年此时正呆在火车站的公共卫生间中对着镜子仔细的查看着太阳穴附近的那处瘀伤,虽然已经消下去了不少但是仔细看的话还是可以看出来的……晚上妈妈回家发现了怎么办啊,自己进入E班妈妈就已经很不高兴了,再弄出这种事情她一定会直接杀上E班校舍的。怎么办?难道真的要放下头发来挡脸吗!苦恼的蓝发少年有些沮丧的摸着脸上的瘀伤。


算了,先回家再说吧,妈妈这个时候在上班应该不会有问题的。


“哟,渚君。”


业君你为何如此阴魂不散!!【啥?】。沮丧的拎着包出来的潮田渚一脸震惊的看着靠在卫生间外走廊墙壁上的赤羽业,蓝发少年清楚的记得他已经转战新干线离开了才对啊!


“……业君,你不回家吗。”


“回去的话太无聊了,刚好看见渚君我就过来了。”


赤羽业走到潮田渚的身边略微弯下腰伸出手拨开少年挡在侧脸处的发丝查看着瘀伤。交织的呼吸让蓝发少年有些不适应的向后挪动了一下。察觉到对方的动作,赤羽业若无其事的放下手重新插回兜里。


“渚君你不回去吗?”


“时间还早,不是很着急。”想到回去的这个问题,潮田渚很干脆选择了逃避……大不了把头发放下来!蓝发少年已然自暴自弃。


“那正好陪我去喝一杯吧!”


“诶诶诶?!”


赤羽业喜欢甜食的这个习惯作为对方资深小伙伴的潮田渚是十分清楚的,甜果汁、草莓牛奶乃至日常那些分享给潮田渚的糖果和小零食无一不在昭示着对方的喜好。蓝发少年觉得要是有一天有人去暗杀赤羽业,都不用怎么动手直接在他的甜食里下毒就可以了,成功率保证在百分之九十以上。


“渚君你在想些什么危险的事情吗。”敲了一下杯沿,赤羽业召唤着少年发散的神智“脸色很凝重的样子。”


“没什么,只是在想暗杀的成功率罢了。”对象是你而已。端着杯子抿了一口咖啡,潮田渚在心中补充了这一句“业君有什么话对我说吗?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看我。”


“渚君。”放下了手上握着的杯子,赤羽业暗金色的双眼直接对上了正视着他的湖蓝色双眸“搭档的事情你想好了吗?”


诶?被赤羽业提前问了出来,潮田渚略微有点无措,昨天刚做好决定的少年完全没有想过赤羽业会这么快的询问他有关于搭档的问题。


“……嗯。”放下杯子稍微沉默一下,潮田渚认真的点头承认了“我希望可以和业君搭档。”


“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红发少年很开心的笑了出来“明天就和乌间老师说一下吧。”


“业君你……”


“我很高兴渚君你可以下定决心哟。”伸出手按在少年的脑门前用力揉了揉,笑容温和的简直让潮田渚不敢相信面前的这是赤羽业“以后请多指教了。”


“……什么啊。”被力道压的微微低头的潮田渚失笑出声“之前那么纠结……我简直和笨蛋一样。”


“渚君你太诚实了。”


“业君这种时候请你不要接腔!”

===============================================================================

“转学生?”停下了手上正在擦头发的动作,接起这个电话的森蚺有些疑惑“我知道的…乌间老师你特意打电话过来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件事吗?那是……诶?什么意思……见我做什么?防卫省难道还没吃够亏吗……这恐怕不行,虽然是他介绍我过来的……对,除非他自己主动联系……没办法,这是这行的规矩乌间老师你就不要难为我了。”


“这是我上司的要求,我只是负责转达,没有办法的话我会告诉我的上司,还有明天不要试图加害学生。”


“乌间老师我之前就想问了,我在你那里的印象到底有多糟糕。”为什么无时无刻不在担心他会加害学生?!


“比那只章鱼高出一线,就这样。”


……无言的握着手里已经结束通话的手机,森蚺觉得自己瞬间老了好几岁。叹了口气重新把宽大的毛巾拍在脑袋上继续之前把头发擦干的动作。走回卧室的森蚺随手把毛巾搭在卧室的椅背上,拿起桌子上的药剂瓶对着透进窗内的月光,透明的药剂在月光下泛着异样的荧光。


“渚你真的不要考虑一下把它注射了吗。”


他家遭贼了?!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的手一抖,下意识的握紧了手中药剂瓶的森蚺抽出了桌面下的匕首转身戒备,空无一人的卧室简直就是对他最大的嘲讽。难道是遭鬼了?!脑洞不可抑制的发展到了更糟糕的地方,森蚺的表情苍白了一点。


“渚你太紧张了,放松看过来。”


机械而又沙哑的声音中透露着一股子特别熟悉的语气,有段时间没听过自己名字的森蚺迟疑的放下了手中握着的匕首走到了传出声音的地方。那个柜子上森蚺并没有放其他的东西,只有一部黑色的看不出型号的智能机摆在那里,此时此刻在他印象中本来应该黑着的屏幕正闪动着非常显眼的色彩。


“……律…?”屏幕上穿着和他同款制服的短裙少女笑容一如既往的灿烂。嘴角微微抽动,森蚺完全不想相信刚才的声音是从这里发出来的。


“是我,很抱歉渚,我回来晚了。”与少女形象完全不符合的沙哑机械音在寂静的卧室中格外清晰。


“……”森蚺伸手将智能机拿起,表情木然。


“渚?”被称作律的少女十分不解的透过摄像头看着森蚺的表情……怎么这么别扭?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渚是发生了什么吗?


“律…你的声音……”森蚺的声音有点颤抖,似乎是用了很大的意志力才制止住自己的失控“你的声音…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妈蛋哦!这是他那个可爱的人工智能搭档吗?!真的是吗?!!这个和坏了嗓子一样的公鸭嗓声音是怎么回事啊!!!把我从内萌到外的搭档还给我啊混蛋!!!!


“发声零件损坏,渚你冷静点。”律双手合十做了一个抱歉的动作“话说回来,渚你不去把上衣穿上吗?虽然身材挺好的就是了。”


……律你休眠的这段时间里到底走上了什么样的进化之路啊。用力把智能机拍在柜子上,森蚺捂着自己的胸口转身去把睡衣穿上顺便冷静一下。


确定自己已经可以和公鸭嗓搭档和平对话的长发青年转身回到柜子边上拿起黑色的手机坐到卧室的书桌旁边,准备和搭档进行这场应该挺严肃的对话。


“零件可以修好吗?”首先,这是他最关心的问题……最近受的刺激已经够多了,他真的没办法再看着搭档用少女的形象发出这种声音,与其这样还不如让律一直沉睡下去!!【斩钉截铁】


“完全没有问题,渚你不用担心。”虽然是人工智能,但是凭借着这么多年的进化与搭档时的相互了解,律已经可以非常轻松的解读森蚺的表情了。


“……”那就好……森蚺老师瞬间的松了一口气“律,你的休眠结束了?”


“嗯,那股阻止我自我修复的电磁信号已经消失了,除了发音零件被损坏之外已经可以完全的运行了。”律从身后摸出了一个牌子,上面画着这部机器的刨面图,脸上是一种泫然欲泣的表情“零件的损坏是外部撞击造成的,渚你果然还是没有温柔的对待我的身体啊,好伤心。”


“律你别说的这么引人误会啊!!”森蚺觉得自己的内心是崩溃的,可怜的长发青年已经可以确定自己搭档的进化方向发生了不可逆转的可怕变化!


“当时情况紧急,要是没有这部手机挡住刀尖我可能就要躺很长时间了,在你沉睡之后我绝对有很好的检修你的载体啊!”


“唔,看你的身体状况暂时相信你。”律收起了手上的牌子,屏幕中的少女有模有样的摸着下巴打量着书桌前的长发青年“渚,你可以实话说吗?”


“你问。”


“为什么你的身体已经快要和你刚到这里时一样糟糕了。”机械沙哑的电子音中透着严肃“再有三个月你的身体机能就要崩溃了!”


“……别这么紧张,律。”没有被揭穿的紧张感,撑着头手指敲击着桌面,森蚺的笑容中带着安抚“在那之前打入抑制剂就可以了,要省着点用嘛。”


“问题是你的身体。”


“律,你已经沉睡了半年多了。”修长的手指点上了律的唇,森蚺的声音中是全然的安抚“自你沉睡开始我就没有再使用抑制剂,毕竟只有我自己是没有办法合理使用那些药剂的,而事实也证明我可以凭借身体本身停止注射半年以上。所以律,不要担心,我有分寸。”


“请汇报抑制剂存量。”


“唔……还有一打多?大概。”


“那就是完全没有动过。”律双手抱臂错开对方手指点的位置“潮田渚同学,我在沉睡前明明已经告诉过你一个星期之后注射一支了!”


“啊,那时候有点忙,忘了。”


“作为一个成年人你真的可以照顾好你自己吗!潮田渚情报官阁下!!”


“好久没有听到自己的全名了感觉真亲切……咱们可以先把发声零件换了吗?”


森蚺觉得他和律的成长方向绝对是一起出现了偏差,不然也不会把律气的直接自己黑屏拒绝和他交流了……他真不是故意的,毕竟是重新看见沉睡已久的小伙伴他真的只是有点开心而已,律你别生气不理他啊QAQ


“渚,有什么事情请明天交流,就这样。”本来已经暗下的屏幕重新亮了起来“还有,请注射一支抑制剂,作为你的搭档我并不赞同渚你用自己身体做实验的这件事!”


律在扔下这一句话后就直接自己自动休眠了,默默的摸了摸鼻子,知道搭档今天之内肯定是不会再和自己交流的长发青年收回了那副可怜兮兮试图博取同情的蠢脸【A班班长大人语】,森蚺略感有些忧伤的将黑色的手机拿去充电。明天终于可以换回自己原来的手机了,至于搭档吩咐的抑制剂……他什么都没听到。

===============================================================================

有什么能比自己好不容易确定下来的搭档站在自己家楼下等着自己一起上学这件事更令人吃惊?自己的小伙伴和其两看相厌的老师一起在自己家楼下等自己……按时下楼上学的潮田渚同学觉得自己的三观都要被整体格式化了。


“业君?!”


完全顾不上向来踩点的小伙伴为什么会这么早出现在他这里的问题,蓝发少年的视线来回在拎着包的赤羽业与靠着车门的森蚺之间来回移动。


“你和森蚺老师这是……”


竟然这么和平的站在一起……他早上一定是吃错了什么出现幻觉了!!潮田渚暗自用手掐了一下自己的腿用来确定是不是出幻觉了。结果挺疼的。


“顺路。”这回是异口同声的说出这个理由。


他的熟人最近怎么都是这样。少年看着面前差不多高的两个人心生疲惫之感,完全不想管这两个人的潮田渚抬手揉了揉额角直接转身离开准备按照往常的步调上学。


“渚君。”赤羽业快走两步伸手揽住少年的脖子“我是来找你的,路上看见森蚺老师的车就拦了下来让他带了一程。”


真的不是故意的吗?潮田渚狐疑的扭头看着赤羽业,他最近有点被尾/行【并不】怕了。


“就是这样。”森蚺也没想到会在路上碰见赤羽业,最近可能是真的有缘不然也不会正常上班都能看见这小子“左右都是一样的目的地,上来吧,我载你们一程。”


就这么坐进自己老师的车里的感觉还是挺不真实的。正襟危坐的潮田渚少年有点不明原因的紧张,注意到平常没有多余配饰的实践课老师左耳边悬挂着一副和衣服颜色配套的蓝牙耳机的少年思维无意识的发散起来,旁边坐着的搭档好笑的伸出手指戳了戳刚才还紧张现在已经明显开始走神的少年的脸颊,成功的换来了一个没什么威力的瞪视。


“对了,渚君看到乌间老师的群发短信了吗?”


“是转校生的那个吗?”潮田渚瞬间就想到了今天早上才看见的短信。


“总觉的十分的有趣啊。”


“大概又是杀手之类的吧。”这时候转到E班的除了杀手就是杀手,想到自己正和一个杀手坐在一辆车中真的是……潮田渚同学微不可查的叹了一口气“和我们同龄的杀手很少见吧。”


“这就要问森蚺老师了。毕竟老师可是职业的【森蚺无奈叹气】。”赤发少年挑起眉梢饶有兴致的看着认真开车的森蚺“老师你应该知道的转学生的底细吧。”


“乌间老师没有和我说具体的。”事实上对方在告知他这件事的时候核心思想只有一个——不许试图加害转学生,自认为还是一个好教师的森蚺老师觉得自己心挺疼的“杀手的话…和你们同龄的并不少,但是都不足以担任这次任务,他们的经验不够。”


“诶?”真的有?!生活在相对和平的世界中的潮田渚完全没想到。


“阴影中的世界永远都不会缺少悲剧,有些地方比你们更小的少年已经拿起枪为生存而战了。”森蚺看着后视镜中少年吃惊的表现轻声笑了出来“有什么好吃惊的,那不过也是一种生存方式罢了。”


“要是这么说的话,倒还是真的很值得期待转学生到底是个什么样子。”赤羽业摸着下巴笑容中别具深意,语气中的兴致盎然完全不做掩饰。

===============================================================================

事实上,他们真的不应该有多期待。难得的,赤羽业和潮田渚一样站在班级中看着那个和中央空调一样的黑色长方体有了一种强烈的无力感。


“你们好,我是自律思考固定炮台,请多指教。”突然打开的显示屏上出现了少女的影像,用平板的语气说完后就重新进入休眠状态。


……这已经不是人类了好吗!!E班到底还能不能有个正常人融入了!!!此时此刻,E班学生们的内心是崩溃的。


“如大家所见。”班级里的所有人都瞩目了乌间老师颤抖的背影和在黑板划出重重痕迹的粉笔“这位是来自挪威的自律思考固定炮台同学,以后她会和大家一起进行暗杀活动。”


……乌间老师真是辛苦啊。


换我肯定已经吐槽到疯了。


真是难为乌间老师了……


哪怕只是站在那里乌间惟臣都觉得自己可以接收到全班同情的脑电波了,旁边那个章鱼还火上浇油的在笑!!


“不许笑!你不是和她一样都是某种意义上的怪物!!!”乌间火大的咬牙控制着自己的面部表情“我先说好,她可是登记在册的学生,具有正式学籍的。她会在那里一直用枪口对准你,但是你不能对她进行反击。”一脸不太情愿的继续解释“【不许加害学生】这可是合约上的规定,你们两个听明白了吗!”


“原来如此,利用合约倒打一耙。”杀老师抬起触手磨蹭了一下圆润的下巴——他真的有下巴吗——看着那边和中央空调一样的固定炮台“硬是把机器说成学生…嘛,姑且可以接受,森蚺老师呢?”


“……我不会拆掉她,需要书面保证吗?”站在比琪身边的森蚺满脸无奈的举起手。怪不得乌间要特意说明……他再怎么凶残也不会拆掉十年前的搭档吧!!


“忸啊,乌间老师大概不需要,那么自律思考固定炮台同学。”杀老师往前走了两步看着对面的中央空调“欢迎你来到E班。”


对于这座中央空调——你不要再强调了——到底会如何攻击,大部分人都想看看,毕竟无论怎么看对方的外观都没有和枪炮挂上钩的东西。


“果然还是很在意啊。”茅野枫稍微凑近一点和潮田渚咬耳朵“她身上光秃秃的完全没有武器存在的痕迹啊。”


“唔…嗯,大概吧。”潮田渚支吾着回答。


早上看见那个炮台的时候就发现主体周围有一些奇怪的纹路分割,潮田渚觉得这个固定炮台的枪械武器也许是内嵌式的也说不定的。


铿锵的机械展开声音自背后传出,坐在前面的E班学生们有志一同的扭头看向后面的方向,然后集体目瞪口呆。


“果然如此!!”看着那些展开的枪口,潮田渚惊呼出声。


“帅呆了!”


杉野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茅野枫和潮田渚无语的看着身后的好友。


机枪轰鸣的声音打破了尚算安静的破旧教室,密集程度堪比26个人一起射击的弹雨毫无保留的倾泻向站在讲台上的杀老师。


“霰弹枪四门机关枪两门,密集程度还是不错的,可惜为师可爱的学生们也是经常这样和为师问好的哟,努鲁呼呼呼呼呼。”晃动着粉笔,杀老师的绿色圆圈讽刺脸重出江湖。


混蛋章鱼你说谁可爱啊!多道蕴含着杀意的视线锁定在了来回挪动的黄色大章鱼身上。


“还有,上课时间是禁止开枪的哟。”


“今后会注意的,继续转换攻击模式,弹道再计算射击角度修正,进入自我进化阶段5-28-02。”


“……她真的在进化。”站在教室外面的比琪有些吃惊的看着里面闪动着数据的自律思考固定炮台“真是了不起的兵器啊。”


“虽然她射击的是BB弹,但是她身上搭载的系统毫无疑问是最先进的军事技术。”乌间的视线紧锁在教室里面的场景上,手指不自觉的摩擦着下颌“要是这样下去的话,只要再多一点时间……”


“哼,事情可不会像你想的那么顺利啊,乌间。”比琪满不在乎的冷哼一声“如果这间教室只是一个单纯的暗杀场地的话……我们两个可就不会在这里当老师了。”


乌间偏头看着旁边站着的两名职业杀手,一个在失败之后留在了这里,另一个连暗杀也没有展开——那天早上的交锋至今仍然只有杀老师、森蚺、潮田渚三人知道——就直接投入了教师的工作中,如比琪所说…在这间教室想要正常的暗杀恐怕是最行不通的。本来还有些信心的黑发军人有些担忧的皱起了眉头。


两名同事的对话一直站在旁边的森蚺自然是听见了,不过也没有多加理会,他恐怕是这里最了解杀老师的暗杀难度的人,这不是一个人可以做得到的工程,从来都不是。而从见到所谓的转学生开始森蚺就明白了半年前自己的搭档会无缘无故的陷入不可逆转的沉睡的原因——空间与时间的自我修正。


这个问题他曾经在研究所里看见过,律陷入沉睡的时间恐怕就是这个时间线的自律思考固定炮台搭载系统初步完成的时间,他不知道究竟会修正到什么地步,但是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他们两个外来者恐怕已经获得认可融入进这个时间线了。


“顺其自然吧乌间老师。”森蚺心情不错的转身离开了老师组日常偷窥的位置“一旦投入这间教室,有些事情就已经不是我们能掌握的了。”长发青年看着教室里面的一片混乱“这间破旧教室的主人,可不是我们这些成年人。”


无所不能的异类生物用那个承诺和这些学生的存在打造了一条约束的锁链将他自己锁在这里,而最终能将他绞杀掉的也只有那条看似脆弱但实则对他而言坚不可摧的锁链,就像那个时间线的他们所做的一样。最后看了一眼教室里的情景,长发青年步伐轻快的离开了教室。


新的教学计划还没有制定,他可没有多少时间在这里偷窥十年前的搭档。


“渚,这次的事情结束之后你可以拜托这里的我修复零件。”悬挂在耳边的蓝牙耳机中传出了自家搭档很有特点的沙哑机械声音。


“和她交流不会有问题吗。”


“如果她的进化方向和我相同的话,值得信任。更何况你的身体状况也没有办法逃过扫描。”


“那好吧。”站在走廊上的长发青年看着外面明显不错的天气眯起眼睛“结束之后我就去,有些事情少不了你们两个帮助。”


“渚已经有计划了?”


“算是吧。”


“你还是没有注射抑制剂。”


……话题为何转变如此之快。


“……律你继续休息吧,我去备课了。”


“不要逃避现实了潮田渚同学……把蓝牙耳机装回去!不要装听不见!”


#如何拯救自己越活越回去的搭档/如何让搭档的进化之路回归正常#


【小剧场】

赤羽业:说好的找乌间老师登记呢。

百崖:……本座知错了。


评论
热度(64)
 
 
 
 
 
 
 
 
 
© 百崖__酒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