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杀教室】镜像反转——chapter11

修学的前奏

他有点后悔自己这个提议了,真虐


E班挑衅小王子赤羽业觉得今天自己就不应该突发奇想的听墙角,不…他其实今天就不应该等潮田渚!真要是担心什么的明天问也可以!结果他不仅等了还听了墙角,明知道里面那个是森蚺还去听了……自作死不可活。赤羽业确实很好奇森蚺和潮田渚之间的关系,但是这不代表他想用这种方式听到真相,受到惊吓的不只是自己。视线转到僵在那里完全动不了的少年身上,赤羽业同学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


“哟,渚君,森蚺老师。”


“别站在门口了,进来说吧。”森蚺冲着门口站着的人招了招手“正好你们两个也交换一下意见。”


交换什么意见?潮田渚怔愣的站在原地还没反应过来,其实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在恐慌个什么劲,无非就是和自己老师讨论其他同学被撞到而已,也许是因为对方是赤羽业的缘故?不管怎么说议论关系最好的小伙伴还被对方撞到了都不是个好经历……所以他到底在恐慌什么?!


急促的呼吸逐渐平复恢复正常,森蚺满意的看着刚才还恐慌的恨不得时间倒流的潮田渚慢慢冷静下来调整好站姿和已经走到跟前的赤羽业对视。


“都坐下,我知道你的问题很多。”


“森蚺老师,我和渚君搭档这件事上,你的提议是认真的吗。”


坐在了对面的赤羽业已经把自己的情绪从刚才的复杂中拯救出来了,虽然少年的脸上没有了习惯性的微笑,但是眼中的清明证明他的理智已经回归。


“是认真的。”


森蚺点了点头,然后一个眼神过去制止了想要说话的潮田渚。


“不过你也看到了,渚他并不同意。”


“……老师你真的来自十年之后?”手指抵在下巴上磨蹭两下,基于对自己也是对潮田渚认真负责的态度,赤羽业问出了也是他最想知道的问题“你也是…潮田渚?”


“对,我是。”


“……”


赤羽业少年觉得自己的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受到了一定的冲击。任谁知道自己的小伙伴未来变成了一个和杀胚一样的存在都不是什么好接受的事情。一时间,得到准确答复的红发少年觉得自己心情复杂的好像老了好几岁。至于穿越时间这种问题,已经有那只章鱼作为奇异现象的急先锋了,来自未来的正常人类完全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情,感谢杀老师为E班学生的接受抗打击能力做出贡献。


“那个,业君。”潮田渚看着表情复杂的赤羽业斟酌着开口“搭档选择的这个方面急不来,别想太多。”


“渚君不想和我搭档吗?”


“……不、不是,和业君搭档的这件事上我不排斥,甚至于还有点高兴。”


面对赤羽业的反问,潮田渚略微沉默几秒就回答了,语气平和的好像刚才紧张的呼吸都要失常的人不是他一样。


“和自己熟识并且信任的人搭档,这样想想我都很安心。可是业君,这样不行。”坐在赤羽业旁边座位上的潮田渚攥紧了放在膝盖上的拳头,强迫自己和好友那双暗金色的双眸对视,这种时候和直视好友视线的感觉真的不是太好。


“搭档和搭档之间除了必要的能力互补外实力的相近也很重要。我的情报收集或许会派上用场但是这种事情哪怕不是搭档你也可以知道,情报工作不是必要的搭档条件,我可以做支援,就像森蚺老师那样。”刚开口时还有点紧张的潮田渚已经完全的平静下来,有森蚺这种例子的存在他相信自己可以说服赤羽业放弃搭档的念头“要是我和业君你结成搭档的话我们这一组的行动力就会下降,因为我没有办法跟上业君的动作,计划的制定和临场反应也不及业君,这是必须要正视的阻碍,比琪老师乌间老师甚至是杀老师都教导过我们,暗杀是项精密的活动,稍有不慎就会破坏整个计划,能力的脱节已经是一个不可忽视的破坏性因素。业君说过吧,杀老师的命一定是你的。”蓝发少年认真而诚恳的看着好友“我会拖累你的,我不合适。”


“说完了?”赤羽业平静的看着旁边的人。


“……嗯,说完了。”潮田渚拿不准没什么表情的小伙伴到底是怎么想的。


“森蚺老师。”没有对潮田渚的总结做出任何评价,赤羽业转而看向一边看戏的那个“有几个问题希望你可以认真的回答。”


“你说,我尽量。”觉得有趣的长发青年点头应允了。


“老师,你那里的赤羽业信任他的搭档吗。”


“……说不上信任,事实上我也弄不明白他们两个到底是个什么关系。”森蚺沉默了一会儿才回答这个问题“他们之间竞争合作的成分在我看来比较大。都是聪明人,破坏计划的事情他们不会做。”


“他们信任你吗?”


“信任。确切的说是信任我和我的搭档。”说这句的时候森蚺的语气中有些不确定“我们两个一起构成了A班情报官的这个职责,所以不管他们愿意与否,他们对我都会抱有最基本的信任。”


“……老师你是A班的?!!”


潮田渚少年惊讶的声音把其他两个人接下来的话给噎了回去。……似乎是透露了什么不太妙的东西……森蚺面对着对面两人蕴含意义不同的目光难得心虚的转移了视线,长发青年稍微有点后悔自己对这两个人言语之上的不设防。看这人这个反应就知道肯定是了,比起之前就知道森蚺不是E班出身的潮田渚,赤羽业要更吃惊一点,他没想到在那个时间线上自己竟然会进入那个以规矩和学习成绩领头椚丘中学的A班。


“咳,这个先不讨论,我拒绝对出身A班的这个问题做出详细解释。”


你这是在耍赖吗?潮田渚和赤羽业看着森蚺逃避问题的那种蕴含鄙视的目光几乎一摸一样……这两个人的默契果然好。


“既然老师不想说那这方面我也不问了。”赤羽业并不想放过挖掘森蚺来历的这个机会,不过要是把这个人惹毛了可就是有点得不偿失了“继续刚才的提问环节。老师你和你那里的赤羽业一起行动时会感到滞涩吗。”


“不会,我们的配合程度很高,而且体能方面我的情况和渚同学不同,不能这么单纯的看。”


“好吧。”赤发少年也不沮丧“那么最后一个问题。”赤羽业扬起了一个蕴含深意的笑容“老师你将我推荐给渚君的理由是什么?”


对于森蚺说的那些话,比起潮田渚听墙角旁观过程的赤羽业要看的更清楚。与其说是潮田渚有资格担任他的搭档,森蚺语气中的意思倒不如说是他有资格和潮田渚搭档。森蚺对潮田渚是持绝对肯定态度的,评价甚至会短暂的超过自己。当然,这个方面小个子既然没想到那他也就不多嘴告诉潮田渚了,这种事情让对方自己想清楚比自己就这么直接说了要有用的多。


“理由具体来说还是有点复杂,不过具体总结的话还是和才能、信任以及配合有关。”森蚺直接忽略对方那个笑容,和未来的那个太过相似,他有点发毛“渚同学在学习上虽然有待提高【潮田渚面色无奈】但是他拥有暗杀才能这点是毋庸置疑的,就信任和配合而言,业同学你习惯和潮田渚之外的人配合吗?可以绝对信任他们吗?”


虽然森蚺挺照顾潮田渚,但是这不是他对这个少年做出如此之高评价的原因。事实上一开始看见潮田渚时森蚺是有些失望的,不起眼也就算了这是他们的共性,估计是改不掉了,但是身处E班还有点懦弱,这在青年看来就有点不是滋味了。


起初那些杯具潮田渚的行动多半都是森蚺心态失衡的产物,也就是在这些刁难的作用下森蚺才逐渐完整的了解到潮田渚的能力,那些多少带点恶意的试探打磨慢慢的替换成了引导——虽然大部分情况在少年看来就是耍他玩——与打磨。而潮田渚的那次偷袭未遂也让森蚺确实的塌下心。


现在这个时间线的潮田渚,要比曾经的自己危险的多,他心中的阴暗面要比森蚺自己当初的更加严重,换句话说——潮田渚的暗杀才能要强于森蚺。森蚺老师得出这个结论时还有点冒酸泡,他挺羡慕这个才能的。


被人反问的赤羽业一愣,然后不可控制的思考了一下和其他人的可能。


“不能。”想一下就觉得不自在“很别扭,我可以和他们合作,但是无法绝对信任……渚君的话我可以尝试。”毕竟曾经的交集还是要比E班的人亲密,哪怕是之后疏远过也不能改变这点。


在涉及信任的这方面,曾经被人辜负信任的中二病晚期还不肯吃药治疗的赤羽业要更加苛刻,不管是对谁而言。


“就是这样。”森蚺摊开手带点无辜的瞅着对面两只小的“你瞧,渚同学可以信任也拥有才能,而业同学也可以尝试绝对信任渚同学,就配合而言,更偏向正面的赤羽业和基本上是隐藏在暗处的潮田渚非常互补。少年们,如此合适你们真的不要考虑一下吗?”


你那种引诱未成年犯罪的语气是怎么回事。潮田渚少年瘫着脸憋住吐槽,未来的他一定是经历了什么而最终长歪了。


正如森蚺所说,搭档的问题在暗杀上是非常严肃的,太过随便而造成的危害都是在座的两个少年都不想要的。和潮田渚一样,赤羽业并不排斥潮田渚成为自己的搭档,和谁都能处的来但是朋友并不是很多的红发少年相当的重视草食系少年,不然也不会因为森蚺的一个还没发生的误伤而直接将战书扔在对方眼前。赤羽业护短,对于被纳入羽翼的人非常护短。同为好友,相互信任,彼此重视到一定程度,如果不是这两个人相互对视的眼神还很纯粹,森蚺真的要怀疑点什么了,别问他想怀疑什么自己悟去。


“我能说的都说了,具体你们两个自己交涉吧。”森蚺的语气中蕴含着一股【助攻已给,自己好运】的信息“希望你们两个最后可以成功的到我那里登记成为搭档。零件我先拿走了,渚同学你今天的组装考试合格了,明天晚上给你放假。”


完全提不起感谢放假之恩心情的潮田渚和赤羽业一起目送长发青年的背影干脆利落的离开。


“……我们也来好好讨论一下吧。”收回目光,赤羽业冲着潮田渚露出一个笑容“关于咱们两个是不是合适的问题。”

=======================================

森蚺不知道那天他离开之后这两只小的到底做出了什么讨论结果到底如何,不过…看起来应该不错。看着本该只有他和潮田渚两个人的小灶考试里多出来的那个人,踩进教室中的森蚺眉梢微挑对着坐在一起的两只小的笑了出来。


“想好了所以带着小伙伴一起受苦咯?”


“我和业君在老师走后讨论了一下,我们谁也说服不了谁,所以只好各退一步暂时在一起行动。”


潮田渚固执起来是真让人头疼啊,竟然连赤羽业都说服不了他。森蚺有点惊讶的看向红发少年,后者对于好友的未来版的目光完全不予理会。


“既然多了一个人那么今天的考试内容就换一下吧。”实践课老师敲了一下手心,经过两个人身边去讲台下面翻出一把他们常用的89式自动步/枪以及……潮田渚的P220和赤羽业的FN-57,然后当着两个人的面把那三把枪械拆成了一堆碎零件撒进前天潮田渚抱过的零件箱子,仔细的搅拌均匀,森蚺将盒子放在了两个人面前的桌子上“找吧。”


……杀掉他!!!潮田渚和赤羽业的脸色同时黑了下来,那可是两百多个大小零件啊!哪有这么为难人的!定为暂时组队行动的两个人在第一天就达成了思维的一致。


深感憋屈的潮田渚深呼吸,伸出手拉住了已经站起身的赤羽业的衣角阻止对方想要开口的行为,红发少年不解的皱着眉扭头看着还坐在那里的潮田渚。


“业君你先冷静,我们打不过他。”


不是你打不过,是我们,我们连个绑在一块儿都打不过。虽然只是临时,但是很有搭档自觉的少年保持着应有的理智阻止了友人的行为。努力的冲着赤羽业露出一个安抚的笑容,潮田渚攥着衣角的手愈发的紧。


“他真动手。”显然蓝发少年是被揍过的“拼吧,我们两个可以的。”


“要是还想和潮田渚一起站在这里就安静点,赤羽业同学。”走到赤羽业跟前的森蚺略微低头看着那双漂亮的金色眼睛,笑容中的玩味尽数收尽有的只是冰冷的讽刺“毕竟今天考题增加可是因为你的到来,渚同学的确是被你连累的。太晚回家他的家里人可是会不高兴的啊。”


哪壶不开提哪壶!想到母亲生气的样子,潮田渚下意识的抖了一下然后抬起头带着一点少年没有察觉的警告瞪了一眼森蚺。


“……时间。”阴沉的脸色逐渐收敛,红发青年的语气虽然不好但是脸色已经大体恢复平静了。


“拼完为止,计时但是没有具体限制。”


得到这个回答的赤羽业重新坐回了座位直接背对用后脑勺对着森蚺,看到好友平静下来的潮田渚也松了口气,从自己的抽屉里拿出一个盒子递给临时搭档。


“那么,业君我们开始吧。”对着赤羽业,潮田渚笑的一如既往的平和温柔。


“……真是拿渚君你没办法啊。”像是败给蓝发少年一样,赤羽业抓了抓后脑勺的头发笑的有些无奈,到底还是接过了盒子开始了零件的翻找工作。


实践课的一大核心内容就是枪械的构造,各种枪械的拆分和组合是考试的一项内容,E班的学生在森蚺的要求下也在逐渐的了解其他的武器装备构造,所以正在捡零件的两个可以相互认出对方配枪的零件就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了。一边更新笔记一边观察那对搭档的青年抬头看着气氛良好的红蓝二人组,不管怎么想都觉得自己呆在这里有点碍眼……明明都隔了一个过道了。


“那个,业君…我的保险机是不是被你拿走了。”


“诶,有吗,渚君你看错了吧。”


“……业君你就算再怎么用握把侧板盖着我也看见P220的保险机了。”


“还以为能骗到渚君呢,真是敏锐。”


“是你的动作太大了,不要胡闹业君,还有快把保险机簧也还给我,我看见你把它捏在手里了!”


“不能这么白白的给渚君吧,毕竟还是被我拿走了不是吗。”


“请不要做出奇怪的要求,我是不会因为一个机簧出卖自己的。”


“渚君不要这么无趣嘛。”


“业君你不要再逗我了快点拼吧,我们还有一个步/枪!”


有种非常心塞的感觉。森蚺咬着笔杆看着赤羽业的后脑勺和潮田渚的侧脸,为什么他要提议把这两个凑在一起?红蓝二人组的排外气场已经压到他这边了,就算知道这两个人没什么光是看着都感觉很虐啊……他有点想自己的搭档了,至少还有一个可以和他一起被闪瞎的在。


略感虐心的森蚺老师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果断不去管那边自己玩的挺开心的红蓝组,反正就算不管他们也会拼完的……再也不想带着赤羽业开小灶了!!!


【小剧场】

森蚺老师强烈表示单身狗也是一种有保护价值的物种,能不能申请点保护措施?

百崖:你真的是单身狗?

森蚺:……多嘴。


评论(6)
热度(79)
 
 
 
 
 
 
 
 
 
© 百崖__酒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