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田渚】生日贺文

7.20——潮田渚生贺

男神,渚君,生日快乐

 

 

大概不会有比一大早家中的另一个主人就突然消失不见更令人糟心的事情了。围着一个印满草莓图案的粉色围裙,做好早餐的潮田渚找遍了整栋房子都没有找到本该在床上睡觉的赤羽业。难得休假的青年站在一楼客厅茶几边上的位置看着手上印着烫金文字的硬质卡片,有些无奈的揉动着自己的后脑勺。

 

……业,你把老师的电话号码印在这上面干什么,还摆在这么显眼容易让我看见的地方。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潮田渚还是掏出手机拨通了自己导师的电话号码。拨通后的第三声声响,对面如青年记忆中的那样准时的接起了电话。

 

“渚?”较十年之前更加磁性的声线传入了蓝发青年的耳中。

 

“老师。”已经很少麻烦自己老师的潮田渚斟酌着组织了一下语句“业他之前给过您什么东西吗?”

 

“赤羽业啊。”森蚺那蕴含着一丝了然的轻笑声让潮田渚略微红了耳根……能理解那种听着自己的声音叫着自己恋人名字的感觉吗?

 

“一封信,来我这里取一下吧。”

 

“那就麻烦您了。”

 

赤羽业一向就是一个会玩的人,哪怕已经过了十年的时间,对方在恶作剧与玩闹上依旧保持着中学时的那种盎然的兴致。这种时候配合就好,已经习惯对方时不时来这么一下的潮田渚摘掉了那个依照赤羽业兴趣爱好配备的围裙,在玄关的位置拿了车钥匙,开门离开了家门。至于桌子上的那些早餐……蓝发青年拒绝自己一个人吃早餐。

 

森蚺和潮田渚两家之间的距离按照车程来算的话并不是很远,用不上十五分钟,一身便装的蓝发青年就已经站到了森蚺那栋公寓的门前。伸出手按动了门铃,不到半分钟门就被从里面拉开,手里拿着一个洁白信封的前E班实践课教师从门的后面露出了身影。

 

面前长发男人的面容依旧如同十年前一般,时间似乎再也无法在这个人的身上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刚要开口说些什么,从森蚺身后出现的人就将潮田渚的话噎在了口中,从身后揽住长发男人腰部的手臂用力收紧将人搂在了怀中,比森蚺更高大的男子将头颅搭上了怀中人的肩膀。挑起嘴角的赤发男人露出了一个与赤羽业如出一辙的轻佻笑容。

 

“之前就在想是谁,果然是你啊,潮田。”

 

……打扰了你们的二人世界真的是非常抱歉,所以请不要再对着我笑了!!!!哪怕过了十年,有些本能反应还是无法消除的,顶着对面赤发男人锐利的视线,僵硬的站在门外的潮田渚先生在心中苦中作乐的想着。

 

“回去吃你的早餐。”面色不改的抬手将肩头的脑袋按了回去【背景音:嘿,渚你不要这么无情,所以说我果然还是讨厌这个小鬼啊。】,森蚺将那个信封递给了还僵在门外的学生“别理他,这是赤羽业昨天交给我的。”

 

“嗯。”有些不自在的接过信封,潮田渚冲着门口的人略微倾身鞠躬“麻烦您了,老师。”

 

“真是越大越不好玩了。”抬起的手拍上了门口青年的发顶,发质优良的蓝色短发被长发男人毫不留情的揉乱“快去吧。”

 

“老师再见。”抬起头,青年冲着自己的老师露出了一个柔和的笑容,再次鞠躬后干脆利落的转身离开了森蚺的公寓门前。

 

“你就只剩下和小孩子吃醋的本事了吗。”

 

“他已经是个成年人了,不是当初的那个小不点了。”略带怨气的声音中充满了不满的气息。

 

“都说了是正常的师生关系了,你简直…下次吃醋前先看看我手上的结婚戒指可好!”

 

“可是渚,那并不耽误我吃醋。”

 

“……今晚睡书房吧,没得商量了。”

 

“你吗?我不会让渚你得逞的。”

 

“是你!”

 

闭合的门将接下来的争吵拌嘴全数关入了门内,停下脚步的潮田渚扭头看着那间已经关上门的公寓,嘴角扬起的弧度又是添了几分……还能这么说话、这样拌嘴,真的是太好了啊。在此前排为还没被拆掉的公寓君点个蜡。

 

信封中装的并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坐在车中的潮田渚看着从信封里面倒出来的那副地图以及上面标注的地理位置时,觉得自己的白头发都快愁出来了……想让他去E班校舍的位置就直接说啊,当他看不懂地图和不认路吗?

 

#疑似又被恋人鄙视了智商,该怎么做掉对方,在线等,略急。#

 

然而当潮田渚先生开着车,老实的按照赤羽业给的路线行驶完整个路程时,看着导航仪上的图案的他却再也提不起做掉对方的心情。紫色的线条围绕着城市圈成了一颗印在大地之上的心形,而线条的末端就是充满回忆的椚丘中学……屏幕中的日期清楚的告诉了自己今天是个什么日子,额头抵上了握着的方向盘上,溢出唇边的轻笑是无法掩盖的愉悦。

 

原来是这样啊,业……

 

上山的道路还是如同记忆中的一般充满着自然的味道,层层的枝桠阻挡着逐渐升起的日头对人的荼毒,蓦地站定脚步,看着前方的潮田渚扬起了一丝细小的微笑。

 

有力的手臂从后伸出用力的揽住了自己的腰,不久前还见过这个动作的潮田渚现在也被人以相同的方式抱在了怀中。充斥着保护欲的动作以及鼻翼间飘散的熟悉气息都让青年舒心的眯起了依旧透亮的湖蓝色双眸。

 

“太慢了啊,渚。”

 

颈间的头颅轻轻的晃动磨蹭着自己的面颊,潮田渚抬起手摸上了身后之人那头火红的短发。

 

“抱歉,路上稍微有点堵车。”

 

“嘛,渚你果然还是太认真了。”

 

噗嗤笑出一声,蹭够了的赤羽业终于松开了手臂,稍大一些的手掌扣住了恋人带着薄茧的手掌。

 

十指相扣,严丝合缝。

 

“走吧。”

 

看着走在自己身前的那个高大背影,蓝发青年快走了两步,依旧是和习惯中的那样和人并肩。

 

“业。”开口轻唤着恋人的名字“谢谢。”谢谢你这样费心。

 

“……之前也有想过别的办法。”交握的手掌越发的收紧,直视着上山路途的赤羽业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不过最后想了想,解密游戏什么的也有点太过时了,普普通通就这么过去了也太对不起这个时间了。”

 

“时间什么的都无所谓了。”略微有些苦恼的抬起手揉了揉自己的额角,潮田渚有些不好意思“其实要是业你不说的话,我都快忘记了。”

 

“恋人存在的一大作用不就是一直牢记着被对方遗忘的东西吗。”赤羽业扭头看着身边稍矮的蓝发青年。

 

“这里是我们深入交集的地方,也是我们更加了解对方的地方。”

 

随着上山的脚步逐渐接近坡顶,已经被翻新的木质结构校舍逐渐的出现在了视野之中。

 

“你的人生第一轮在这里起航,我的亦是如此。”

 

视野所及除了校舍外就是依旧整洁如新的活动操场,曾经在这里跃动的身影从脑海的深处漂浮上来充实着青年的眼前世界。

 

“十年前的起点就是这里……我们也知道了那个可能存在的十年后世界,然后今天,我们站回了这里。”

 

被拉开的校舍门后露出了一身黑衣的黑发男子,视线触及缓步向这边走来的二人时,扬起的温和笑颜带动着周围的空气似乎都柔和起来。

 

“比起那些花哨的礼物或者谜题……我觉得,这趟始于E班的回忆之旅或许要更合适今年的这个日子。”

 

吹拂而过的微风卷动着二人的发丝和衣角。跟在赤羽业身边的潮田渚抬起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无法抑制的暖流如同洪流一般席卷过全身的每根神经。交握的双手愈发的攥紧,闪耀的对戒在骄阳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十年的时间证明了那些不同。”

 

赤羽业站定脚步,转过身体看着身边陪伴了自己近十年的青年,独属于潮田渚的温柔笑容浮上了赤发青年的唇角。略微倾身上前,在人的额头烙下一吻,而后更加细密的亲吻沿着挺直的鼻梁一路落下。

 

而蕴含着刻骨眷恋的温柔呢喃最后还是消失在了即将触碰的唇瓣之间。

 

“生日快乐,渚。”

 

“我爱你。”

 

 

END

 

 

后记

 

“为什么是我自己去拿信封?”

 

闪了曾经老师一脸的两个人此时正坐在E班校舍的办公室中。蓝发青年有些不解的冲着恋人询问。

 

“回忆之旅的话,业你不是应该陪着我吗?探望老师也算是回忆之旅吧,把老师那里算成第一站什么的太狡猾了。”

 

“……我拒绝和渚你一起去见森蚺,绝对!”

 

“……业你是小孩子吗,都十年了你竟然还在吃老师的干醋!”

 

“渚,这种事情是不分年龄时间的。”

 

“……”似乎有点道理,自己改怎么反驳?

 

#家中饭桌上的早餐君还在等人临幸然而不靠谱的主人们早已忘记它的存在#

 

 


评论(9)
热度(92)
 
 
 
 
 
 
 
 
 
© 百崖__酒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