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杀教室】镜像反转——chapter9

暗杀的资格

杀老师你冷静点好吗,放松深呼吸


被理事长讽刺的结果是什么?就是眼前这样。昨天放学之后经历了杀老师与浅野理事长对决现场然后又被十年后的自己打磨过的潮田渚少年有些呆然的看着明显多出一倍多的杀老师分/身们。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分/身过多的原因,周围的残影中经常混入了一些奇怪的东西,潮田渚觉得那已经不是走形这种简单理由可以解释的了。


“为了可以更好的教授大家,老师今天也很努力的增加数量了!”


老师我们知道你很努力……可是这也太多了!!潮田渚看着眼前的分/身们有点眼晕。


“杀老师你怎么了,感觉有点拼过头了啊。”茅野枫无奈的看着面前的残影。


“嗯?才没有这种事情!”干脆利索的矢口否认。


果然还是很在意吧。笔下动作不停,潮田渚认真的思考着这道题的解决方案。如果不是在意的话杀老师也不用这么急躁,或许老师自己没发现,他的急躁已经无形之间给E班增添了不少压力了。抿紧双唇,蓝发少年板着脸不见往日的笑影。


下课铃响起的那一刻全班都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简直比昨天两节课还要累啊。班级学员看着已经瘫在椅子上扇风的杀老师有志一同的感叹了一句。


“老师你这个状态说不准可以很容易的杀掉你哟。”


中村举着手中的匕首一脸的跃跃欲试。


“老师为什么要这么拼啊。”


冈岛不是很理解为什么班主任会拼到这种程度,不只是他,全班的同学都很不明白为什么他们的暗杀对象会对他们的学习那么上心。潮田渚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看着前面围了一圈的同学不可控制的想到了理事长昨天对杀老师说的话。


“E班的学生用凌驾于普通班学生的姿态面对他们是不被允许的。”


不被允许。咀嚼着这几个字,潮田渚看着自己摊开的手掌,手指修长白净纤细怎么看都不像男孩子的手,握刀的时候却意外的平稳,同样的手握着笔坐在考场的时候却那么的无力,不自信与惧怕,被编入E班的学生中有相当一部分的人骨子里都被嵌入了一种自卑——E班的学生,祈求任何事情都是一种奢望。一切忤逆的行为都是不被允许的,因为作为弱者的他们没有资格。


“就算是为我们的成绩,我们也就只能这样了。”中村甩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语气中是一种无力的自我安慰“比起成绩,还是暗杀掉杀老师你得到那100亿的赏金来的合算。哪怕成绩不好,有了这些钱未来也会活的很精彩的。”


“忸啊?!!!中村同学你是这么想的吗?!”


杀老师像是炸毛了一样窜了起来有点不相信的大声发问。


“这也没错啊,我们毕竟是End之E班啊,学习成绩什么的也就只能这样了。”


“对啊对啊。”前原竖起一根手指向着班主任比量“比起提升成绩这种事情,尽全力杀掉老师你才是更符合E班的机遇。”


杀掉老师才会有更好的未来,也只有这样才会让被普通班瞧不起的身在E班的自己有那么一丝扬眉吐气的机会。这是E班进行暗杀到现在逐渐达成的一种共识,在杀老师来到这里之后,E班学生心中那种不甘心已经被逐渐激发出来了,虽然不是用在学习上的。


这样偏离的决心果然让杀老师的脸色黑了下来,是真的黑下来的那种。看着班主任真的变成紫黑色的脸色,潮田渚少年有了那么一点不太好的预感。


“原来如此啊,你们竟然抱着这样的想法。”阴沉着脸,语气压抑低沉的杀老师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现在的你们,还是没有作为一名暗杀者的资格和觉悟啊。”


暗杀对象脸上的那个大大的错号简直就是对全班的大面积嘲讽。潮田渚对于杀老师的脸色略微的感到一丝无措。


“所有人,都到操场上来。”

===============================================================================

“乌间老师,比琪老师,森蚺老师。”


教员办公室内如同往常一样,该写报告写报告、该购物购物、该更新笔记更新笔记的三个人同时抬头看着站在门口的片冈萌。


“杀老师说叫老师你们去操场外面。”


……大热天的那只章鱼又在作什么?办公室内的三位成年人同时感觉到了心累。


“不管他要干什么,先去看看吧。”


乌间是个干脆利落的人,就算再怎么因为那只章鱼感到无奈还是站起来招呼同事出去看看。连续两个晚上没睡好的森蚺揉着头发合上笔记,抓起风衣外套穿上。


“杀老师为什么那么有活力,这个时候难道不是他给学生进行补习的时间吗。”


“谁知道那只章鱼想要做什么。”耶拉比琪站在门口单手叉腰看着无精打采的长发青年“森蚺你怎么和上了岁数一样,年轻人有点活力。”


“比琪老师,从年龄来讲我也确实上岁数了,我大了你五岁。”揉动着脖颈,森蚺留下这句话直接和耶拉比琪错开身走到外面。


这么说来我是年龄最小的教师喽?耶拉比琪站在原地愣了一会儿……完全不觉得有多开心啊!!!那个来自未来的小子竟然比自己年长!!【不是说来自十年后了吗……现在潮田渚15岁,是老师你自己没发现啊。】莫名不爽起来的金发英语老师怒气冲冲的走出了办公室。


同时来到操场的乌间和森蚺一个站在台阶上面盯着杀老师推开球门的动作,另一个则躲在屋檐的阴影下靠着墙打着哈欠。


“森蚺老师看起来很没干劲嘛。”


赤羽业歪头看着神情有点萎顿的实践课老师,不过就算看上去没什么干劲而且还迷迷糊糊的,这个人眼中的那丝清明和戒备也没有丧失,所以赤羽业没有继续偷袭的动作。可以感觉到,现在这个状态的森蚺要被比精神饱满时更加危险,他的本能已经有一部分无法像之前那样控制的那么好了。


“因为睡眠之神已经弃我而去了。”


森蚺略微有些无奈的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用这么句打趣来解释。


“杀老师在做什么?”


“谁知道呢,脸色突然就阴沉下来了。”耸了下肩膀,红发少年将视线移向了那边已经停下动作的班主任。


“伊莉娜老师,森蚺老师。”


突然被点到名字的两个人同时愣了一下,站在下面的学生也回头看着上面站着的两个人。


“我希望你们可以以职业杀手的身份来回答一下。”


“……什么啊,突然问到人家。”


“……不要随便更改别人的职业规划啊。”……我什么时候说过我的本职是职业杀手了。


森蚺和比琪的脸色同时黑了下来,下面的学生也一脸不太相信的看着森蚺。比琪是职业杀手这件事他们都知道,不过没想到一直没什么活动的森蚺竟然也是职业杀手……之前还以为他只是技术人员,人不可貌相啊。看着森蚺的那张脸,E班的学生们有志一同的将对方归入和比琪老师运用一样手段的那一类,完全不管长发青年之前的抗议。好在森蚺就算再怎么敏锐也不会读心术,不然接收到E班学生心理想法的长发青年大概会不顾合约和杀老师的阻止,好好的教训一下这帮学员。


“你们平时工作时只会准备一个计划吗。”


问题不算尖锐,所以比琪也只是思考一下就回答了。


“不是,事实上可以按照计划进行的完美暗杀并不多,所以准备计划周详的备选计划也是非常重要的,这是杀手的基本素质之一。”


谈及自己的本职工作,在E班的环境下呆的有些大大咧咧的比琪意外的十分严肃。


“那么森蚺老师呢?”


“不会,暗杀的风险本就十分巨大,因为工作的关系我被分配的目标从来都不会老老实实的等着我执行计划,2~3套备选方案是随时变更刺杀方式的基础。要是有强迫症的人甚至会制定更多方案以达到完美。”虽然不是很明白杀老师要做什么,森蚺还是仔细的思考作答了“就像比琪老师说的,那是基本素质之一。”


“乌间老师,你在教授学生刀术的时候……”


森蚺盯着杀老师眉头微蹙,黄色的变异生物虽然还是往常一样的脸色,但是略沉的语气与那种波动较大的电磁波还是证实了对方的心情并不是多好,视线转向下面站着的潮田渚,感知敏锐的少年在被森蚺盯上的那一刻,几乎是瞬间就把视线挪到了成年版的自己身上用略带疑惑的目光看着森蚺。


【生气了?】


简单的用唇语传达了自己的问题,接收到的蓝发少年点了点头紧接着就被杀老师那边弄出的巨大响动给吸引了过去。


“森蚺老师和渚的默契很好啊。”


摸着自己的下巴,赤羽业的视线在森蚺和前方看着杀老师的小个子之间来回移动。


“羡慕的话啊自己去培养,在我这里犯什么酸。”


……真犀利。抬手摸了摸后脑勺,再次试探失败的赤羽业看向已经卷起了一片烟尘的杀老师方向。

===============================================================================

没有第二把刀的人,没有资格自称为暗杀者。


这是杀老师在再次展示了他压倒性的力量之后教给E班的。蕴含在E班大部分人骨子里的那部分自卑与怯懦比起理事长的嘲讽要更加让杀老师愤怒。哪怕被别人扁的再怎么一文不值,只要他努力那么E班绝对的会让所有人无法小视,但是E班学生自己放弃了,和别人一样看不起自己自暴自弃。学生自己的放弃要比浅野学峯的那套理论让人心寒多了。


所以,哪怕是逼迫,杀老师也一定会让自己的学生磨亮自己的第二把刀锋。


“但是全部考到前50根本就是强人所难吧。”


潮田渚少年有点沮丧的趴在了桌子上。哪怕明天就要考试了,潮田渚依旧被认真负责的森蚺老师留下来检查学习情况,不过这次开小灶的内容换成临考前错题大梳理就是了。事实证明不在E班呆过的森蚺,那时的成绩应该相当不错。人生何其苦逼,竟然让这么一个人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草食系少年的心中一片悲伤。 


翻看着少年刚才做的那几道练习题的森蚺听到这句抱怨有点好笑的看着没精打采就差散发生无可恋气息的潮田渚,伸出手将练习本放在了草食系少年的脸边。


“不去做你怎么知道自己不行?”


“我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实力啊,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


一直以来都把自知之明当做自己一大优点——这也确实是优点——的潮田渚没有一丝停顿的反驳了森蚺的话。撑起身体的少年看着放在桌子上的双手有点出神。


“想想那个可能就发慌,这样的我已经败了。”


“心态问题只能靠你自己去努力。”靠着椅背的森蚺看着眼前少年的头顶道“这种事情总要去积极尝试,还是说你自己就已经认命了?”


“怎么可能。”


虽然环境造就了潮田渚性格中的逆来顺受和那丝违和的懦弱,但在E班更换班主任以来的这段时间里,少年身上那层掩盖他光彩的厚重外壳已经逐渐被打磨的所剩无几。


“既然如此,认真去做就可以了,你现在不需要思考太多。”伸出手按在少年的头顶用力揉了揉,潮田渚发现来自十年后的自己似乎真的非常喜欢揉自己头发的这个动作“抛开那些暗杀,你也不过是学生而已,好好履行自己的义务也是享受学生生涯的一个必要的过程。”


不,不管怎么说考试也不是可以用来享受的吧,就算我读书不多你也不能忽悠我啊。潮田渚无奈的任由对方揉了。


“对了渚,这次考试结束之后你要不要考虑一下和赤羽业结成搭档?”


“诶?”


潮田渚抬起头愣愣的看着突然提出这件事的森蚺。


“就单个人而言你们想要杀掉杀老师还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需要努力,协同暗杀的话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哟。”年轻的暗杀者们想要单独干掉E班的班主任还是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深知这点的森蚺在考虑很久之后终于做出了那个一直都在犹豫的决定。


“这……”少年迟疑的看着提出这个建议的实践课教师,拿不准对方到底是什么意思。


“好好考虑一下我的提议,就现在的E班人员组成而言你们两个搭档在一起的契合率是最高的。”


“……”


“考试结束后我也会将搭档的模式提上日程,具体的会和乌间老师商议。”森蚺完全没有开小后门的自觉“所以,好好考虑一下吧,渚同学。”

===============================================================================

关于搭档问题的谈话最终也只能暂时放下,毕竟马上就要考试了,过深的谈论这个话题还是不太好。


椚丘规定所有人在考试的时候都要到主校区进行考试,而E班的老师们不论是从在学校的身份还是抛开在学校中的身份来看都不能担任考试的监考教师,所以E班的几位老师也就等同于放了假。比琪不知道去了哪里,乌间也去了防卫省进行例行的报告,整个旧校舍中也就只剩下快要睡着的森蚺和动也不动的坐在那里的杀老师。


“杀老师就算你不张嘴也不能掩盖你在碎碎念的事实啊!”


趴在桌上已经快要睡着的森蚺愣生生的被对面坐着的E班班主任的碎碎念给磨醒了。最近一直休息不足的森蚺有点痛苦的看着杀老师的脸。


“忸啊……”


按照之前的剧本两个人本来会就此进入口头互掐阶段,现在杀老师一反常态的没有任何回应,森蚺觉得非常奇怪。


“杀老师?杀老师你还好么?”


“为师果然还是很担心啊……”


“…啥,担心什么?”


“当然是担心正在考试的为师可爱的学生们啊!!”似乎是被森蚺那副呆然的样子刺激到了,班主任大人瞬间暴起“要是为师努力不够怎么办!没讲到怎么办!!为师可爱的学生们还是不自信该怎么办啊!!这是对E班学生的一次严峻考验啊!!!为师怎么能不担心啊!!!!”


……森蚺觉得自己曾经的班主任似乎是陷入了什么奇怪的思想怪圈。话说回来,这种担心直接坦诚的和E班的学生说出来不好吗?还是说杀老师你太过闷骚不敢说。


“杀老师你冷静点,来,深呼吸,多做几次,对就是这样。”


没办法放着几乎要炸到触手都飞起来的那种程度的杀老师不管,苦逼的森蚺只能开口疏导自己老师的情绪。


“再深呼吸,平复一下和我念【这只是一次期中考试】,多念几遍。”


“这只是一次期中考试,这只是一次期中考试,这只是……”杀老师闷着声音不断小声的碎碎念“这只是……不行啊!!为师还是担心啊!!!!”


“那就请杀老师你出去绕着地球飞几圈吹吹风冷静一下!不要在这里打扰别人休息啊!!”


E班的实践课老师和班主任今天依旧交流无果,可喜可贺。


【小剧场】

本次依旧处在场外休息阶段的赤羽业同学对森蚺的上道表示十分的欣慰。

百崖:森蚺你做这个决定的时候真的没有任何其他的想法吗?

森蚺:你想要什么其他想法?

百崖:……什么都没有

被提议搞的有点莫名其妙的心烦意乱的潮田渚少年不参与本次讨论。


评论
热度(65)
 
 
 
 
 
 
 
 
 
© 百崖__酒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