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杀教室】镜像反转——chapter8

终于上线的理事长

我的成长教育中也有他的一份功劳,当然会像他


帮潮田渚处理心理问题的谈话成功的勾起了一点森蚺的其他回忆,困扰于回忆的长发青年呆坐在卧室内几乎一夜没睡。不抽烟少饮酒,没什么不良嗜好可以用来排解困扰的长发青年在一夜未眠之后只能痛苦的用一大杯泥浆黑咖啡帮自己清醒过来。


果然啊,人生在世身体不舒服几乎有一半都是自己作的。一脸寂寥的森蚺坐在车上揉动着自己的脖子,最近果然松懈了,只是一夜没睡觉就疲乏成这个样子……他这样算不算疲劳驾驶?觉得自己今天可能没办法良好的适应同学们偷袭的森蚺老师认真的思考请假一天的可能性。可惜,性格中固有的责任心还是让森蚺坚持去上课了,毕竟说好要提问潮田渚少年的【你的执念是有多大。】


……也许自己应该去请个假才对。勉强算是好教师的森蚺心中那份坚不可摧的责任心有了一丝动摇。


“森蚺你站在门口不进去干嘛?”


今天来的比较早的耶拉比琪双手抱臂站在森蚺背后不太满意的瞪着堵在门口的青年。长发青年今天难得的没有穿他那件和作战服相似的黑色及膝风衣,只是穿了一件米色衬衫的森蚺身形显得更加消瘦,耶拉比琪也可以很清楚的越过对方的肩膀看着里面的场景。


“……那只章鱼在干什么?”


沉默几秒,无法理解那只在办公室中快速移动的章鱼到底在干什么的耶拉比琪没忍住直接询问似乎站在门口有一会儿的长发青年。


“我也不知道。”森蚺看上去比耶拉比琪更加茫然“从我拉开门开始杀老师就一直是这个状态……我怕进去造成不必要的冲撞就在门口站着了。”


你没睡醒吗,你怎么可能这么正大光明的撞到这只章鱼啊。耶拉比琪脸色纠结的看着对方那张脸,这个男人有时候真是容易做一些迷糊到可爱的事情,她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觉得两个潮田渚之间有相像的地方。叹了口气,耶拉比琪抬起手一巴掌把人拍了进去。


“比琪老师!”


“进去别在门口站着,那只章鱼不会因为多出一个障碍物撞到你!”


“……哦。”


其实他刚才已经看到杀老师撞到旁边那个导弹上了……犹豫一会儿,森蚺没敢对着自己曾经的导师说出这句话。


杀老师到底在做什么的这个问题在交接班的时候他们两个终于知道了。神清气爽的上完实践课杯具完潮田渚的森蚺走到教室外面阳光最好的那个位置放了一张躺椅准备休息一下,晒着太阳睡觉简直就是极乐。


“渚同学看起来很没精神嘛。”


“!!”刚躺下调整姿势的森蚺被惊的瞬间坐了起来,看着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另一张躺椅以及上面的残像,长发青年有点崩溃“杀老师你在做什么!”


“忸啊?”松开叼着的吸管,杀老师扭头看着身边震惊的青年“为师当然是在休息啊,分/身太多很累的。”抬起一只触手指了指教室里。


顺着触手看过去,里面那壮观的分/身场景让森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难道这样你就能放松好吗!”


#不管是怎样的班主任都无法理解对方的思维回路#

=======================================

坐在教室里面接受考前补习的潮田渚对于E班班主任如此之拼的行为也感觉到了一股子无奈的情绪。满屋子的杀老师还细心的绑了头带来区分职责,行为明明如此暖心但是草食系少年的心中仍然源源不断的冒出各种吐槽。


而且杀老师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了,之前还只能分出三四个分/身残影而已……是在为了一年后毁掉地球而做准备吗…这样的速度想要暗杀成功要更费劲了啊。看着面前的杀老师,潮田渚敛下双目低头握紧手中的笔认真做题。


虽然这个行为挺让人无力的,但是补习的效果还是非常明显,他不知道学生时代不在E班的森蚺的成绩如何,反正他是十分苦手理科的,尤其是数学……他就是不喜欢怎么了!!本来就不太喜欢再加上学习不得法,潮田渚的数学理科成绩一直都徘徊在勉强及格低空飞过的程度,在杀老师没有执教之前甚至更低。


不能说一次拔高很多,但是面对题目时有了清晰思路不再是茫然无措的那种感觉要比分数上的提升更让人感到欣喜,杀老师大概也是这么觉得的吧,不然也不会费这么大力气来延伸扩展找出这么多相似的题型。笔下流畅的写完一道题,潮田渚难得的感觉做题还是挺有趣的,松了一口气,抬头向面前的杀老师分/身表示可以换题了。


“杀老师,这道题我明白了,可以换、唔哇!!!”


突然扭曲的分/身吓了蓝发少年一跳,不只是他,看着杀老师的同学基本都发出了音调大小不一的惊叫声。


“业君你不要突然暗杀啊!为了躲掉为师的分/身都会乱掉的!!”


杀老师所有的分/身都在气愤的抗议,潮田渚扭头看向最后那一排,果然看见红发友人没什么诚意的吐了吐舌头,怎么看都是没把杀老师的抗议放在心上。


……业君还是和以前一样啊。被吓到的潮田渚少年在心中干笑两声,扭头看着已经恢复正常脸的杀老师。


“杀老师你分/身这么多身体没问题吗?”好少年潮田渚有些为班主任的身体担忧。


“不用担心,为师还有一个分/身在外面歇着呢。”


顺着杀老师的手指看过去果然有一个分/身躺在外面的躺椅上拿着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指给坐在另一把躺椅上的森蚺看。


“难倒这样就能消除疲劳吗!!”


潮田渚少年没忍住,直接把吐槽说出来了。而且森蚺老师你在那里添什么乱啊!!!心好累,草食系少年今天仍然感觉人生和他有仇。

=======================================

“椚丘确实是有期中考试过后进行修学旅行的传统。”


面对杀老师的询问强打着精神的森蚺想了想做出了回答。


“地点一般都是京都,三天两夜时间充足。”青年打了一个哈欠在地图上指了京都的那个位置“杀老师你现在问这个干什么,还有差不多两个星期啊。”


“努鲁呼呼呼呼,提前做好准备可是暗杀者必不可少的素质。”


班主任大人的笑声一如既往的嘚瑟非凡。


“是是,杀老师你最厉害了。”森蚺直接躺在了躺椅上挥了挥手“老师你快去打磨屋子里的学生吧,让我睡一会儿。”


“会着凉的哟渚同学。”


“这种气温不出汗已经是奇迹了。”要不是今天实在是太热他也不会脱了自己的风衣只穿着衬衫出来“杀老师要是打扰到睡眠质量我可是会动手的。”扰他睡眠者杀无赦!!


×××××××××××××××××××××××××××××××××××××××

虽然补课很充实,但是就那么补习了几乎两节课不管怎么说都会头昏脑涨的,至少他是已经头昏脑涨了。握着扫帚扫地的潮田渚少年晃了晃现在还有点发昏的头。


“渚君今天很努力嘛。”


杀老师走动时特有的声音出现在耳边,扫地的少年扭头看着背后拿着点名册的杀老师有点开心的笑了下——毕竟被表扬了。


“老师要回去了吗。”


“为师作为一个优秀的教师自然是要去好好准备明天的课啊。”


老师你的速度真的需要提前到这种程度吗。摆明了不太相信的潮田渚哈哈两声。


“那老师明天见了。”


“努鲁呼呼呼呼,明天也要努力的杀掉为师哟。”


杀老师我知道我们现在没办法把你怎么样,请不要笑的如此的荡漾!握紧手中的扫帚把,蓝发少年的笑容中愣是带出了一种别样的狰狞。


送走了和他一起值日的茅野枫,留在班级等着森蚺继续过来开小灶的潮田渚将今天的笔记摊开复习,以求平静心神。自打来了E班之后蓝发少年发现自己的情绪波动次数之频繁简直快要赶上初一初二的总和了,稍一撩拨就容易情绪波动,这可不是个好现象。按动着手中的签字笔,少年在笔记上添上几笔自己的理解和延展。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咬着笔,潮田渚对于练习题上的一道题一筹莫展,想着一直以来都是最后离开的杀老师还没走,少年决定带着练习册去寻找外援,顺便找找森蚺哪里去了。向来守时的森蚺在下课时就消失了这很不正常。


教员办公室里教室也没几步距离,刚走到门口的潮田渚没有推门进去,隔着玻璃可以看到里面有一个不属于这间旧校舍的人——椚丘理事长,浅野学峯。这是哪怕没有面对面见过椚丘中学的学生也不会认错的人。


潮田渚下意识的将身体隐藏在了门后面,看着杀老师在里面因为工资的问题对着浅野学峯低声下气……总有种好丢人的感觉,老师你为什么会靠着工资生活啊。一直以来都不明白为什么吃什么东西都能活下去的杀老师对工资那么执着,不吃甜食也不会影响你的身体机能啊杀老师!!少年的心中升腾着一股子恨铁不成钢的心情。


握着杀老师手的浅野学峯的那张脸上的蔑视与不屑就算是潮田渚隔着玻璃都能很清楚的看清,杀老师却并不在意——其实在意在脸上也看不出来——语气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倒是办公室中的乌间老师和比琪老师对于这个男人很自然的流露出了一丝戒备,不像是在看一个学校的理事长,倒像是在谨慎的注意着敌人的动向。


“不过还真是可悲的生物啊,本来是想成为拯救世界的救世主,没想到最终却成为了毁灭世界的大恶人。”


诶?拯救世界?潮田渚一愣,说毁灭世界他信,拯救世界…他确定说的是已经炸掉了月亮还扬言要炸掉地球的杀老师?!靠在门边听墙角的少年向前凑了凑,想要看的更清楚。


背后猛的伸出一只手捂住了潮田渚的嘴将人拉回了原来的位置,本来除了自己外空无一人的走廊上突然从自己背后出现点什么,胆子不管多大的人这时候不被吓到都不正常。浑身僵硬的潮田渚下意识的闭紧了嘴将冲到嘴边的惊叫硬生生的给压了回去,手上收紧抓牢练习册不让它掉在地上发出声音引起里面人的注意,空闲的左手迅速的抽出别在腰后被衣服遮住的匕首,调转尖端向后面刺去。刺出去的手被握住手腕扭在身后,拧歪的手臂传出的刺痛差点让潮田渚叫出声。动弹不得的潮田渚感觉到耳边有温热的呼气靠了过来,失去反抗能力的少年浑身紧绷。


“渚同学你听个墙角反应能不这么激烈吗。”


……要不是你突然出现我会激动吗!妈蛋哦!森蚺你放开我!!我要和你决一死战!!!一秒都用不上就反应过来对方是谁的潮田渚少年立刻炸了。本来僵硬的身体瞬间放松,好歹还记得自己在听墙角的潮田渚只是动了动被钳制的左手示意身后的人放手。


会意对方动作的森蚺直起腰松开了对少年的钳制,满意的看着少年板着脸用唇语痛斥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后面袭击他。


【我已经站在你后面半天了,不算突然出现。】森蚺靠在墙壁边略微有点无辜的用唇语解释着【明明就是渚同学你自己没发现,不要再往前去了,不安全。】


左右想不出什么话反驳的潮田渚少年只得转回身继续将精力投入听墙角的活动中。森蚺就保持着背靠墙壁的姿势和这个时间线的自己一起听。


“D班的老师来找我告状了,身为E班的学生却威胁了普通班的学生,甚至还说要威胁说要杀死对方。这在我的学校是不被允许的。”


我没说要杀了他们……门外听墙角的蓝发少年一脸纠结的表情,身为当事人的潮田渚少年表示,自己曾经班级的班主任绝对是夸大了事实。就连森蚺都没忍住扯出了一个无声的笑容来缓解想要发笑的情绪。


想要杀他们还用威胁?不得不说,森蚺老师的思维一如既往的危险。


隔音效果不太好,里面的谈话走廊里的人自然听了个一清二楚,其实就森蚺本身而言对于浅野学峯的这套理论并不赞同,哪怕他是在这个教育方针下走出来的,没办法否认他是不是错误的,森蚺没有这个立场。在来到E班任教之后长发青年对于这套教育理论的厌烦达到了一个新的层次。这样的教育分化对于学生而言并不公平,这个年纪的学生已经有了自己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分化或许可以鼓励学生,但是过度的分化却会毁了学生。


这里的E班,要是没有杀老师的存在……或许就已经毁了。被浅野学峯的话弄的有些心乱但依旧打起精神专注偷听的潮田渚看不见,他身后的森蚺的表情是他从未见过的阴冷。


这个过去让E班来承担这个暗杀的任务是正确的,没有人会比他们更合适,任何人。话说回来…杀老师你也太逊了吧!!解个九连环也能这么狼狈!!!办公室外大小两个潮田渚看着里面已经满地打滚并且把舌头伸进九连环里的杀老师,思维在这一刻高度统一。


“的确是让人惊叹的速度,不过可惜了,有些事情…”浅野学峯站在办公室的门口回头看着面朝下趴在地上的杀老师,笑容中的轻蔑与恶意刺的人心中发闷“不是靠这个傲人的速度就能解决的了的。”


收回来脸上虚伪的笑容,拉开门走出来的椚丘理事长有些意外的看着站在门口长相相似的两个人。小个子的少年抬头看着他,除了紧张外还有些胆怯与不安,而年长的长发青年却毫不避讳的和他对视,甚至在察觉到身前学员的不安后,那双暗沉的湖蓝色眸子中的锐利锋芒毫不掩饰的直指自己。


看着两个人,浅野学峯挑起嘴角笑的温和友善。


“期末考试要加油啊。这位是E班的老师吧,麻烦你操心了。”


说完也不看那两个人的反应直接离开了这间旧校舍,没有回头,似乎再看上一眼就会让眼睛烂掉一样。留在校舍中的几个人也没什么声响,潮田渚看着脚下被杀老师崩断的九连环碎片,心中弥漫着一种令人厌恶的压抑与无措。


杀老师很生气吧…比起理事长的蔑视与自己的狼狈,对方对于E班的策略才是让他最气愤的地方,明明是那么珍视的学生却被对方说的一文不值。少年咧了一下嘴试图像往常一样摆出一个平和温柔的笑容,可惜脸上的表情并没有多少变化。简直就像是被猎食者盯上一样,令人厌恶的目光一下子就把少年从逐步成长的暗杀者队伍中给扯回了END之班——E班。


“我果然还是很讨厌姓浅野的。”背后的人突然发出一声嗤笑“无论大小。”


“森蚺老师?”


“走吧渚同学,就算是要考试了重考也不能停。”


“……嗯。”


沉闷而干脆的应答声中没有了前两日的不情愿与纠结,走出两步的森蚺停了下来扭头看着跟在他身后的瘦弱少年,潮田渚的脸上是显而易见的压抑与隐隐的不甘心。


“渚,在这件事上我帮不了你什么。”思来想去,森蚺还是开口了,蕴含复杂的视线投向窗子外面“归根结底我只是教授你们暗杀技能的老师。”


“……”


“所以反抗那个教育暴君的统治只能靠你们自己,还有真正教导你们课业的杀老师。”


“……老师,我曾经觉得你和理事长很像,至少在给人的感觉上非常像。”潮田渚抬头看着森蚺的侧脸“可是……”他们的感觉都错了,森蚺没有那样扭曲的气息。


“浅野学峯曾经是我的老师,我的身上会带着他的影子是很正常的事情。”


抬起手揉了揉眉心森蚺转回视线和少年对视,这种时候说这些话,正视别人是最基本的礼貌。


“您也认同理事长的理念吗?”


完全没有被森蚺的话震惊到的少年抿紧了双唇倔强的和人对视,在看到森蚺首先将视线撇开后心中骤然沉了下去……连未来的自己也认同吗。


“……我要是认同,也就不会变成现在这幅样子,在这里教书了。”


森蚺的语气中有着一种潮田渚无法理解的遗憾与失落。略微蹙眉的青年闭上眼睛有些苦恼笑了笑。


“要是渚同学也不信任我的话…我可是会很困扰的。”没有客气,嘴上说着困扰的青年直接伸手拎起了瘦小的草食系少年的后衣领将人挪到自己身前推着向教室走。


“时间不早了,重考测验不能停,好奇心太重可不是什么好习惯,潮田渚同学。”


不,就算要重考你也先把话说完好吗!只说一半很不舒服啊!


还想再问什么的潮田渚少年毫无反抗能力的被长发青年提溜着离开走廊。从来没占过什么上风的蓝发少年今天依旧无法翻身。


顺带一提……杀老师也就算了,乌间老师和比琪老师不要以为我没看到你们站在门口不出声啊!


【小剧场】

森蚺:下次可以长话短说吗,我们加了起码一千多字的班啊

百崖:……那个……

潮田渚:还没有加班费

百崖:我知道了,下次会尽量简练的,请务必不要再提加班费了!!!

赤羽业:关于我掉线一整章的问题。

百崖:【心好累,造孽太深,求放过】


评论
热度(82)
 
 
 
 
 
 
 
 
 
© 百崖__酒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