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渚】《流年低语》13(除妖师×地缚灵)

Chapter13  终章

 

涌动的灵力逃脱不过柳沢的探查,几乎是在灵力汇聚的一瞬间,被称为湮魔的男人便岔开了几分注意力用到了那个方向。虽然只有短短几秒就被潮田渚的攻击重新拉了回来,然而仅仅是那惊鸿一瞥,也足够柳沢获取到足够的情报了。

 

火红色的凤鸟震动着羽翼悬浮于半空,在它的左侧,玄色的墨麒麟打了个响鼻,踏动着前蹄摇头晃脑,而在右侧,身形伟岸气魄威严的貔貅保持着端坐的姿态平视着前方。明显是图腾存在的三兽中间,被灵力滋养的紫红色巨大箭矢正缓缓成形,其中蕴含的压迫力令柳沢的瞳孔当即紧缩。

 

破魔之箭!

 

“你以为破魔之箭还能伤了我?”

 

柳沢反手格挡住潮田渚的撩砍,笑容狰狞的反问着被包裹在一身鳞甲中的潮田家大家主。被反问的人并没有理会柳沢,反而是在男人挡住攻击的那一刻脱手松开了紧握的唐刀,同时两手以极快的速度交叠手掌面向柳沢抬至胸前,灵力汇聚成型那一刻,盘桓在潮田渚身后的巨龙虚影突然发出一声震天的咆哮,而后随着从青年手心轰出的灵力光束一起将柳沢撞出了十多米。

 

从放手到重新握刀攻上去,整个过程不足两秒。一套行云流水的动作看的远处正在凝结破魔之箭的几人直发怔。

 

“……怎么和半藏放大招一样。”牧政尧拄着自己的刀,一脸说不出的纠结。

 

“忸啊,为师觉得更像宣传片里的源氏。”杀老师搓着自己滚圆的下巴非常认真的反驳了自己学生的话“毕竟半藏是双龙,渚君现在也更像源氏。”

 

“源氏比渚高多了。”牧政尧开口黑好友黑的毫不犹豫。

 

“杀老师!牧政尧!你们两个吸毒吸多了吗!!!”

 

中村莉樱小姐不由分说的将灵力球轰在两人身边终于让他们两个闭了嘴,本来还在伤心的赤羽业此时也有了几分哭笑不得的感觉,如果不是站在最前面主导着破魔之箭的方向,他多半已经和中村莉樱一起落井下石了。

 

本来弥漫在几人之间的悲伤气氛也被冲淡了几分,这对他们而言倒也是好事……离别的时候,笑着总是好的。

 

“咳,能量要蓄满了。赤羽业,做好瞄准。”首先挑起这个话题的牧政尧收声做出一副严肃的表情,提醒着青年。

 

“还不行,再等等。”从凝结破魔之箭开始视线就没有从潮田渚与柳沢身上错开的赤羽业头也不回的驳回了牧政尧的话“继续注入灵力。”

 

“赤羽业!?”

 

“不行!再继续下去破魔之箭会直接爆裂伤到我们这里的!”

 

“千年前你们的破魔之箭没打破柳沢的防御,在那之后你们就没有反省过原因吗?”赤羽业嗤笑一声,毫不客气的讽刺了在场的三个千年大龄“我说,等!”

 

‘业,观察他。柳沢在当年被封印时就已被我们重创,即便他再强大,被封魔阵压制了千年的他也无法将伤势完全愈合,婆娑的神圣之力一直庇佑着禁地封锁着柳沢。所以观察他,找到那处伤势,我会尽全力逼他露出破绽。’

 

这是唯一的机会,也是没有选择的机会,竭尽全力会对失去寄居地的潮田渚造成多大的伤害都被二人本能的忽略了。赤羽业与潮田渚不约而同的做出了同样的选择——在柳沢尚未出逃之前,将其彻底灭杀。

 

潮田渚选择了职责,而赤羽业选择了成全。

 

来吧柳沢,倒计时开始。赤羽业凝目远望,嘴角消退的笑容悄然爬上,悲恸与绝望中的笑容黑暗狰狞的几乎要吞噬一切。

 

打到这一步对柳沢与潮田渚而言都已经达到了完全拼命的状态,作为天才的柳沢自然是各项拔尖,而潮田渚则是在千年时光的馈赠下将自己的技巧糅合磨炼到了极致。三段连斩被横断尽数接下,立刀牙突则被以柔克刚的技法化解,技巧与速度的交锋占了二人交手后的大多数时段。这对正在观察的赤羽业而言是一个好消息——柳沢已经开始被潮田渚牵着走了。

 

比起力量的对决,技巧与速度才是潮田渚的战场。

 

以湮魔为名的男人焦躁的想要突破潮田渚水泼不进的封锁网,之前的张狂已经在攻击与威胁的影响下消失殆尽,愈来愈强的糟糕预感严重的影响着他的神经。

 

呼吸乱,刀自然也跟着乱了。

 

再度磕碰在一起的刀刃没有像往常一样进入僵持状态,潮田渚手腕一偏,相贴的刃锋顿时摩擦出一串耀眼的火花,青年的手腕下压小幅度的抡出了一个半弧,刀尖一挑终于成功的将柳沢手中不稳的长刀挑飞出去。也就是在这个时刻,潮田渚豁然出手紧紧的扣住了柳沢的身体脚步一转,迫使柳沢直接背对上赤羽业的方向空门大开。而在这一瞬间,赤羽业猛然抬手,连接着破魔之箭的三股灵力链条应声断裂。

 

“放!”

 

紫红色的破魔之箭应声激射而出,潮田渚的铠甲也在箭矢射出的同时溃散,重新于他的背后凝结成了实体的图腾巨龙。任凭柳沢如何挣扎捶打都不放手的小个子青年牟足了劲,用着可能是他千年岁月以来最大的声音嘶吼出声。

 

“琉璃!!!”

 

安安静静斜插在古木废墟中心的鎏金刀刃猛然爆发出一阵强光,嘹亮的龙吟响彻云霄,身形庞大的青龙应着潮田渚的嘶吼在显形的瞬间便冲向了藏蓝色巨龙的方向。双龙交汇,在柳沢难以置信的眼神中化作了纯白的古朴长枪,枪尖直指潮田渚背后以同样的速度蹿出。

 

“猎魔枪!?”

 

神圣之力为引,集齐相反属性之力平衡交融便可凝结成型。因无法完全做到绝对平衡,自术法第一次诞生之后便再未现世。

 

“潮田,可是有寒火之称啊。”

 

千年的时光,他可不是白白空守的。

 

带着笑意与叹息的声音是柳沢在世间所听到的最后声音,破魔之箭在击中柳沢的背脊后便直接溃散,而与之同时到达的猎魔枪则是彻底撕裂贯穿了潮田渚的胸口后,洞穿了柳沢的身体。巨大的惯性将二人直接钉在了地面之上,被前后攻击到水平位置的柳沢夸太郎终于被抵达的猎魔抢压垮了伤势的最后一根稻草,没有多余的挣扎,他的神智彻底泯灭在了神圣之力中。

 

声势浩大的双重攻击为战场带来了短暂的寂静,几乎是每个人都有些怔愣,仿佛是无法相信那个最棘手的敌人就这样被消灭干净。

 

“……成功了……”

 

在战场上风格向来豪放的牧政尧此时牵动着嘴角,完全没有往日击溃强敌后爽朗大笑的样子。他抬手用掌根的位置抹着眼睛,用着刀鞘戳了赤羽业的肩膀。

 

“喂,地上凉。”

 

回过神的赤羽业将手搭在刀柄上,用力将红莲狠狠的插入了泥土当中,停顿了有那么两三秒的时间才在中村等人的注视下走向了潮田渚倒下的方向。

 

一步一步,迈得很稳。

 

猎魔枪的留存时间并不长,几乎是在两人倒地的瞬间就崩裂溃散开来,而柳沢的身体也在纯白的灵力逐步消失的尾声骤然溃散,与他一起被钉在地面上的潮田渚顿时因为失去了垫子而落在了焦黑的、混杂着血液的地面上。

 

疲惫的青年可以感受到身上的力量如同开闸的洪水一般源源不断的从胸口与背后的贯穿伤口中涌出,过快的流逝速度吞噬着他的体力,要不了几分钟,他大概就要完全消散在空气中了。

 

潮田渚想,这大概就是他的宿命也说不定,总要为自己的坚持付出应有的代价。

 

唯一对不起的,只有那个被迫做了选择的青年。

 

低声的咳嗽着,潮田渚勉力的挪动着手臂想要撑起身体。在最后的消散前,他想再看一眼被自己扔下的恋人。

 

不过潮田渚到底还是高估了他现在的身体状态,别说挪动手臂,他就算动动手指,那股撕心裂肺般的疼痛都能打破已经麻木的神经,疼的他克制不住的呻吟一声,灵魂溃散的疼痛即便坚韧如潮田渚也是无法忍受的存在。

 

就在他还倔强的咬着牙想要继续尝试时,一双有力的手小心翼翼的揽住了他身体,将他轻巧的翻过身抱在了怀里。潮田渚费劲的睁开眼,阵阵发黑的视野中,火红的发色是那样的显眼。勉强可以捕捉到的金瞳中溢满的温柔温暖了潮田渚逐渐发冷的身体,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他吃力的、慢吞吞的抬起了搭在腹部的手轻轻触碰着赤羽业的面颊,赤发青年握住了面颊侧面的那只手,本有些勉强提起的嘴唇也蓦地加深了弧度。

 

潮田渚开合着双唇,想要说些什么,然而断断续续的音节只能组成破碎不堪的词句。赤羽业微颤的双唇贴上了被他握在掌心中的潮田渚的手掌,出口的声音依旧轻快而痞气,但是那不自然的停顿与僵硬却将他此时的心态展示了一个酣畅淋漓。

 

“我知道,我知道。”赤羽业眷恋的磨蹭着潮田渚的手心,开口打趣着双瞳已经开始溃散的恋人“渚,你现在的声音、像是被抢了奶瓶的熊猫崽儿一样。”

 

视野几近全黑但听觉还未完全消失的潮田渚听着这个打趣,喉咙中艰涩的发出了呼噜的声音,轻笑的直咳嗽。他仍旧握着刀的左手泛起了微小的蔚蓝色光芒,被称作苍莲雪的唐刀自握柄开始,整柄刀流转着璀璨的光华。而在这越发耀眼的光华中,潮田渚口中破碎的语句终于表达出了他想传达的话语。

 

“业……等、我……”

 

余音未落,赤羽业只感觉怀中猛地一轻,刚刚还被他揽在臂弯中的身影骤然溃散成无数的光点飘散至空中,失去主人砸在地上的苍莲雪泛着细小的刀吟,仿佛是在为陪伴了它千年的主人做最后的道别。

 

赤羽业伸手将流转着光华的唐刀抓回了手中,他摩挲着仍然还留着潮田渚体温的刀柄缓缓的闭上双眼。赤发青年咬着牙关,生拉硬扯的牵动着面部肌肉,使嘴角露出了僵硬的弧度。透明的液体终于自眼角滑落,啪嗒一声砸在了缠绕刀柄的丝线上,印湿了那小小的一块。

 

“……啊,等你……”

 


评论(6)
热度(40)
 
 
 
 
 
 
 
 
 
© 百崖__酒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