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渚】《流年低语》08(除妖师×地缚灵)

Chapter08  琐碎

 

那一日的谈话之后,赤羽业果真如他所说没有再提起过,但是显然他也明白以什么样的方式对付固执的潮田家大家主最有用处。温水煮青蛙的办法向来是在感情演变上的法宝,对待任何人都不例外。

 

感情本就不是单一纯粹的,任何感情几乎都有一个变质的过程,友情、感激、憧憬、信任等等等等,而在这方面的演变,赤羽业无疑是成功的。等到潮田渚在某一天回过神来时……他早年间对赤羽业出自长辈的照料和担忧,出自导师的寄托和骄傲,早在某个赤发小混蛋的演变下变为了一种更为纯粹的情感。

 

“我早说过,赤羽家的人都是狡猾的猎人。”某天来喝茶的牧政尧咧着嘴角,用他那张正直的脸笑的一脸痞气。

 

“你当年说的是狡猾的狐狸。”端着赤羽业帮忙泡的清茶,潮田渚先生笑的一脸安然的拆着友人的台。他旁边,因为潮田渚喜欢,泡茶的手艺有了长足进步的赤羽业捧着小茶壶,冲着牧政尧眉梢一扬,笑的意味深长。

 

当晚,曾经的八神之一勾陈大人是如何狼狈归家的,在此就不多做赘述了。

 

实际上来讲,潮田渚并不是一个擅长处理感情的人,又或者说,他不擅长的仅仅是处理自己的感情。能轻易探查情绪波动的蓝发青年在千年前一直担任着类似于润滑剂的角色,哪怕是情侣之间吵架,潮田渚也会作为女方的闺蜜倾听对方的抱怨,例如中村莉樱和赤羽重华那对笨蛋情侣。

 

但是当感情的问题降临在他自己身上的时候,他却陷入了相当大的迷茫之中。无法轻言爱意却又不能自少年所编织的那片温柔中跋涉出来,被搅碎了保持千年的无波心境的青年懊恼于自己的动摇却又不知所措,那副时时刻刻发怔的样子让每次来看他的中村莉樱都忍不住在蹂躏之余,狠狠的吐槽。

 

“小渚你这样基本就是注孤生的节奏了。”

 

真是损友。被人卡住脖颈夹在臂弯中揉乱头发的潮田渚苦哈哈的笑了笑。

 

“放开他吧,把好不容易长的个子又揉回去了怎么办。”

 

端着茶杯的牧政尧斜瞥了闹成一团的蓝发地缚灵和金发七尾狐一眼,凉凉的讽刺了一句。作为回报,被某些知名不具原因刺痛了的潮田渚先生放火烧了牧政尧先生的衣角。

 

“哈哈哈哈哈活该。”中村莉樱笑的特别豪放。

 

“闭嘴!”牧政尧一手茶杯一手衣角,心疼的冲着中村莉樱呲牙。

 

许是觉得自己的做法太过不稳重,重新坐回位置的潮田渚略微有些脸红,轻轻的抿了一口杯中的清茶,清了嗓子的潮田渚才重新开口。

 

“有什么事情是需要我帮忙的吗?”青年看着他的友人们“你们很少会凑到一起来看我,上一次还是需要我的灵力去镇压般若山谷的怨灵坑。”

 

有的时候朋友太了解自己也是一个很尴尬的事情啊。

 

牧政尧放置茶杯的手微微一顿抬起头来,而他斜对面的中村莉樱也若有所觉一般将视线对上了看过来的黑发男人。两人面面相觑几秒便同时移开了视线,多年以来的默契让他们在交换意见这方面上,缩减了全部的语言交流,哪怕只是一个眼神,他们这些人也都能知道对方的意思。

 

“赤羽业在有意识的与矶贝家和前原家接触。”

 

先开口的人是牧政尧,然而只是一句话便阐明了赤羽业在他无法得知的地方做出的小动作,以及在这些小动作之后所隐藏的事实。

 

矶贝、前原,顶替了广鹤与重圆两家在顶点的世家群体中站稳脚跟的八族之二。特立独行如赤羽业,平日里连和其他除魔师说话都觉得无聊,他又怎么会去主动接触除魔世族?尤其是在他还是赤羽家头号儿通缉犯的情况下。

 

唯一能解释他行为的原因…同样还是赤羽家。

 

双掌合拢捧着红褐色的茶杯,双目微阖的潮田渚浅浅的叹息出声。

 

“没想到还是……”

 

“那可是赤羽家的人。”中村莉樱撑着额头,看着在自己的手掌中旋转不止的小茶杯。清淡的笑意映衬着眉宇间的怀恋,让这名平日里大大咧咧的女子多了几分岁月遗留下的温婉“有了实力就迫不及待的开始展露獠牙……噗,这才像重华的后代啊。”

 

“业他会去复仇我并不奇怪,毕竟他是重华的后裔,他是赤羽家的孩子,这也是他一直以来努力的方向。哪怕他平时隐藏的再好,我也不会认为那样深重的仇恨就会消除”潮田渚放下了手上的茶杯拎起了茶壶,揽住了宽大袖口的青年注视着倾注在杯中的茶水,平淡的语气中隐含着一丝微小的忧虑“但不是现在。”

 

“时间……太赶了。”

 

“15岁。”牧政尧放了茶杯在眼前的土质茶桌上,习惯性的双手抱臂“快16的年纪已经不小了,他可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了。潮田渚,是你学着治愈爹癌的是时候了。”

 

这时候就不能不提爹癌吗?中村莉樱端起茶杯掩饰着自己因为忍笑而微微抽动的唇角。

 

“……政尧,莉樱。可能的话、还是帮我照看一下业吧,在他有危险的时候。”没有纠缠于牧政尧的调侃,捏着自己衣角思索了几秒的潮田渚蓦地开口“我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这次复仇的结果……恐怕不会那么尽如人意。

 

“预感?你这副表情难道是……”牧政尧怔了一下,而后眉梢微挑看向了蓝发青年。

 

潮田渚没有答话,只是微微颔首。看着那个动作,中村莉樱与牧政尧相互交换了一个了然的视线。言语中隐含的未尽之言究竟代表着什么他们都明白,预感对于普通人而言是一个非常没有依据的行为,可对于除魔师尤其是八神这个级别的大除魔师而言,精准的直觉预感有的时候甚至可以扭转乾坤。

 

潮田渚的预感,没有人敢小视。

 

那一日的谈话在那之后便再没有人提起,城市边沿的禁地依旧是有着现代化社会中所缺失的别样宁静,流淌的暗涌隐秘而又悄无声息,哪怕是频繁的往来于禁地与城市之间的赤羽业也只是稍微的察觉到了一些异样。偶有独处时,年轻的除魔师曾犹豫着是否应该询问,但是最终他还是忍下了那躁动的好奇心。

 

赤羽家一脉相承的直觉告诉他,现在还不是时候。

 


评论
热度(31)
 
 
 
 
 
 
 
 
 
© 百崖__酒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