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渚】《流年低语》06(除妖师×地缚灵)

Chapter06  光阴

 

除魔师,一直奋斗在抗击妖魔第一线的职业。每年因为人类的私欲、贪欲所产生的妖魔,因自然的被破坏而暴走的精怪数不胜数,它们有的被除魔师及时发现予以消灭,有的则蛰伏起来等待着自己的逐渐强大,强大到可以为非作歹的程度。

 

这样的妖魔精怪危险,但却奖励丰厚。足够的利益推动着除魔师们消灭这些危险的产物。不过有一部分除魔师却并不在乎那些奖励,他们所追求的是比之平常更为强大的刺激。战斗时的激情、击败对手的快感、实力相当时的酣畅淋漓,这些都是他们的追求。而作为这类除魔师的一员,尚未成年的赤羽业按照评价来说,已经算得上是其中的翘楚了。

 

赤发少年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证明着,哪怕没有牧政尧或者杀老师的看护,他依旧是一个能在危险任务中浪的飞起的优秀未成年除魔师。

 

‘独自一人强闯巢穴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趴在赤羽业的肩膀上看着眼前这栋建到一半的废弃建筑物,潮田渚有些不安的用他软软的兔爪拍着少年,同时试着用灵魂传讯来劝对方再谨慎一些。

 

“我知道。”赤羽业的手搭着连鞘黑刀的刀柄,那双暗金色的瞳仁微微眯起打量着那栋鬼气森然的建筑物“可是渚,只有我们两个的情况下,单刀直入是最好的办法,我会注意潜入的安全。”

 

‘……’

 

帮不上忙的潮田兔缩在人的肩上沉吟着,在赤羽业踏出一步的那一刻蓦地开口道。

 

‘业君,终端带了吗?’

 

刚迈出一步的赤羽业微微一愣,随后开口给了肯定的答复。

 

“带是带了,怎么?”

 

‘给我一下。’

 

小兔子在人的肩膀上蹦跶了一下,表达了自己想要跳到人手上的意愿。作为罪魁祸首,满意于自己所看见的这些小动作的赤羽业从善如流的握住了潮田兔的身体,轻轻的放到了自己摊开的左掌上,右手则是从衣兜中掏出了终端递给到了小兔子的眼前。

 

“是这样?渚你要做、什…么……”

 

话的尾音还没说完就被赤羽业卡在了口中,赤发少年瞪大了双眼看着自己手上那只正挥动着兔爪操作终端联系其他人的潮田渚。

 

“渚你竟然会用终端!?”说好的千年古董地缚灵呢!?

 

‘虽然我无法离开禁地,但是政尧和杀老师他们总会来看我,该知道的常识我还是知道的。’操作完毕的潮田渚收回了爪子,顺便抬起头用着那双水润的兔眼瞅了瞅托着自己的少年‘我不是真的和社会脱节啊,业君。’

 

低头看着潮田渚附身的那只兔子的小小身影,赤羽业在这一瞬间感受到了来自于大宇宙的恶意。

 

总觉得被嘲讽了……把小兔子塞回原位,脚下用力蹿入建筑物中的赤羽业少年满面木然。

 

‘我用终端联系了杀老师,他会来殿后。’稳稳的趴在赤羽业的肩头,潮田渚说到‘这栋楼总给我一种不好的预感。’

 

“又是你属于老年人的直觉?”单臂勾住横梁,腰肢一个使力双腿荡到上方站稳的赤羽业开口调笑着。

 

‘请将其称之为来自时间的馈赠。’看在对方正在行动的份上,潮田兔没有拍动着爪子表示抗议‘我的直觉救过我很多次。’

 

“你现在有我,不要担心好吗。”如同灵猫般敏捷的少年闪身经过了楼梯,压低了声音安抚着他的导师“不会有事的。”

 

‘……要小心。’最终,潮田渚只是轻叹一声,嘱咐了这么一句。

 

然而事实证明,质疑前辈经验和直觉的行为都是会遭到报应的。

 

燃烧着腐蚀之火的箭矢擦着掩体钉在了墙上,被敌人的密集火力压在了一个狭小藏身空间的赤羽业抱着怀里的兔子,手上握着染着各色血液的长刀,心中一片仿佛被命运耍了一般的憋闷。

 

“这个等级起码A+的任务。”又缩了一下身体躲过流矢,赤羽业少年非常没有危机感和重点的向着窝在他怀里的潮田兔抱怨着“竟然混到了B级任务序列里…渚,你说任务结束之后怎么交流能搂的好处多一点?”

 

窝在人怀里有点喘不上气的潮田兔并不想理他。

 

“这是麻烦啊,这些家伙。”赤羽业转了下接在刀柄上的刀鞘,用尾端戳了戳钉在旁边的箭矢“没有理智胡乱攻击,射速还不慢……啧,不好近身啊。”

 

‘赤羽家不是只有近战出类拔萃,符咒与灵火的运用在除魔师的群体当中也是翘楚。’

 

不安分的从人臂弯里挣扎出来的小兔子扑腾着爬到了赤羽业的头顶……渚你快下来啊!头顶一沉,赤羽业少年非常忧心伸手想要将潮田兔从头顶摘下来,被赏了一爪子,摘兔动作未果。

 

‘别乱动。’小兔子拍打着赤羽业的头顶让他稳住了,自己则是露出头,观察着四周游荡的无主恶鬼‘这里应该是已经变成鬼巢了。’

 

“你当年剿灭的那种?”

 

‘比那个等级低多了,业君你也没有重华那两下子。’螣蛇大人毫不犹豫的在赤羽业少年的心口戳了两刀。握着刀的少年靠在墙边,干脆利落的翻了个白眼。

 

“不能近身我有什么办法?”赤发少年不服气的撇着嘴“赤羽重华身边当时还有你。”

 

‘你现在身边也有我。早就和业君你说过了,不要总是因为想要体验近战的快感而偏科啊。’缩了脑袋的小兔子小心的从赤羽业的头顶滑回了他的臂弯处‘有些东西本来是应该在你15岁灵力基础初步定型的时候再教你的……再等等吧,杀老师应该快到了。’

 

“虽然不是很想打击你,不过等杀老师来了,我们可能早就被射成筛子了。”赤羽业晃了晃显示着杀老师【起码还需要两个小时才能脱身】的回信“所以,我们现在只能自救了。”

 

‘……’

 

看着讯息,潮田渚顿时沉默下来。

 

杀老师脱不开身,牧政尧身处外地,中村莉樱进入了蜕变期……平时不需要的时候一个两个恨不得天天在禁地晃悠,现在需要他们支援的时候却又找不到人。鲜少向友人们求援的螣蛇大人再一次的为自己这种奇葩的运气感到叹息。为什么每次求援都找不到人呢?

 

“不是有东西需要现场授课吗?来吧。”赤羽业的手掌覆上了潮田渚的身体,这一刻的他声音稳得不可思议,游刃有余的仿佛不像是陷入了困境“赤羽重华能做到的,我一样可以。”

 

‘……在没有稳固灵力基础之前,那很冒险。’被潮田渚附身的小兔子挣扎着露出了脑袋‘哪怕不造成损伤,你的灵力也会变得更加的暴虐不逊,增加了反噬的几率。’

 

“工具而已,怕我驯服不了吗?”意料之中的不可一世的回答。

 

‘有时候,我还真的是有点恨自己是一个地缚灵啊……’遗憾的叹息细小而微弱,不待人察觉便消散于空气中‘我大概没有和你仔细说过你的刀吧,业君。’

 

“红莲?”赤羽业愣了一下,这和他的刀有什么关系?

 

‘千年前的八族,每一家的灵力属性都是不同的,但是司火的却有两家——朱雀赤羽,螣蛇潮田。赤羽家主司赤炎,烈焰焚灵里的白炙之炎就是你们家的火焰,因为灵力的暴虐和后期觉醒的火焰属性,普通的除魔刃无法承受赤羽家的灵力灌入,红莲也就是在那种情况下诞生的。’说到这里,潮田渚顿了一下‘业君,你拿的是赤羽家的传承武器,这回你知道他们为什么紧追着不放,这些年来也一直想找到你了吧。’

 

“……”这理由有点智障。瞥了自己的刀一眼,赤羽业不屑的嘁了一声。红莲只会臣服于它承认的族人,百年以来唯一获得过红莲承认的就是他,想把刀夺回去?也不看看自己能不能用。

 

‘哪怕只是摆着也比被叛出家族的人带着强,这是每个家族的共识。’看着赤羽业脸上明晃晃的那一句嘲讽,潮田渚远在禁地的本体摇了摇头‘也不知道传承有没有断过……业君,红莲的全名是什么你知道吗?’

 

“全名?”难道不是红莲?

 

果然断了……再一次的,潮田渚为千年前那些传承的消失感到遗憾。

 

‘赤羽家传承除魔刃的名字叫做——红莲业火。’

 

‘妖刃红莲,魔刃业火。’跳到地上的潮田渚伸着兔爪搭上了红莲的刀刃,蔚蓝的灵力输出的那一刻,似是有觉,沾染着敌人鲜血的除魔刃泛起了共鸣般的刀吟。

 

‘还…记得啊……’恋旧的刀,竟然还记得自己的灵力。身为这柄刀曾经主人的战友,潮田渚声音中染上了淡淡的怀念‘还记得那就好办了。’

 

要是出事的话,自己也能控制住红莲业火不去伤害赤羽业。

 

突兀的沉静下来注视着潮田渚动作的赤羽业对上了那双望过来的浅蓝兔眼,等待着对方继续开口。

 

‘所有的除魔刃一旦进阶就不会存在退回原阶位的情况,但是红莲业火是个意外。由血脉催动从妖刃进阶到魔刃,火属性的业火才是这柄刀的全部力量,而在血脉催动结束之后,业火会重新退阶为红莲。’

 

“所以才叫红莲业火?”赤羽业了然的抬起了手上的除魔刃,沉默半晌在潮田渚不明所以的视线中轻笑出来“渚你这么了解,也是因为赤羽重华的关系吧。”

 

‘诶?’潮田渚不明所以的发出了一个茫然的单音。

 

“告诉我吧,怎么做。”赤羽重华能做到的,他为什么做不到?

 

‘……’

 

“说吧。”赤羽业抬手抚上了小兔子毛茸茸的背脊,轻轻地抚摸着。

 

‘将你血蹭在刀柄末端的凹槽上。’抵不过少年的坚持,潮田渚终究还是和曾经一样松了口。

 

听从着潮田渚的安排,赤羽业将刀鞘从刀柄末端卸除,拇指摩挲着那处凹槽而后在刀身上一抹蹭出了一道血口,挤压而出的血液也蹭在了那处凹陷的铜槽中。本应顺着边沿滑落的血珠却像是被什么吮吸着一般,全数渗入了刀柄中。

 

而在血液消失的那一刻,沉寂的红莲如同获得了滋养的土壤,细密的血线自刀柄而始,顺沿着刀身蜿蜒而上,所过之处沾染的污秽如同干裂的驱壳一般层层剥落,露出了映衬着红线的雪亮刀身。

 

‘感受到你和红莲的联系了吗?’

 

双目微阖,赤羽业没有及时的回答潮田渚的问话。那是一种很其妙的感受,握在手中的长刀如同身体的延伸,一呼一吸间便能感受到刀身中的跃动。升腾的温度冲击着体内的灵力,几乎是链接建立起的一刹那,本来驯服的灵力就如同投入了沸石的湖泊一般,彻底沸腾翻涌起来。本能的意识到疏导灵力的缺口在哪里,却被一层看似薄如蝉翼,实则坚韧如钢的隔膜阻拦开来。

 

‘不要控制你的灵力,引导它,冲击你手上的隔膜。’

 

蓝发青年温润的声音适时响起,引导了赤羽业接下来的方向。不过就算有方向,冲击阻碍也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情,坚韧的隔膜在暴虐的灵力冲击下巍然不动,反倒是承担输出的手臂灵脉隐隐作痛。旁人试到这种程度为了不损伤灵脉也就停止了,偏生赤羽业是个不服输的人,少年眉头一拧,咬牙咧开了一个笑容,心下一横直接将灵力的输出累加到了最大值。

 

碎裂的声音穿透了鼓膜回荡在脑海中,打着旋的烈风自刀身周围激荡散开,力量充盈的感觉令赤羽业情不自禁的眯起了双眼呼出了一口浊气。而被荡起的烈风冲了个七荤八素的潮田兔就没那么享受了,趴在墙根下的小兔子晃悠着有点发懵的脑子,伸出了爪子扒拉着赤羽业的衣角。

 

‘好了,现在你可以出去了。’

 

“……!?”啥?赤羽业当场一愣

 

‘催动红莲业火等同于强行拆开了你体内对赤炎的封印,掌控那些热度,它们就是你身体的一部分。’有的时候潮田渚真的佩服自己的教师素养,头已经晕的快出双影了还能准确无误的授课‘你现在不是一个只会近战没办法操控灵力符咒进行远程攻击的除魔师了,业君。’

 

‘除了灵力,你现在和重华所掌握的,没有任何差别。’

 

又是赤羽重华……啧,虽然和赤羽重华比不是那么美好,不过总归是个好消息不是吗?压下了心中对于和他人相比的不满,闭了双眼整理了一下心情的赤羽业抬手扣住了墙壁边沿,单臂用力一个起身跃出了藏身之地。

 

而在他翻出墙壁的同时,夹裹着暴虐气息的高温赤炎在他的身旁骤然爆发,激荡的白炙之炎以摧枯拉朽之势点燃了一切可以焚烧的障碍。

 

同样的玄衣赤发,同样席卷吞噬着恶灵的白炙之炎,赤炎升腾的背影与记忆中那有着雍容气度的赤红身影重叠在了一起。趴伏在安全地点的潮田渚难得在战场上怔愣着出神,遥遥的望着那名手握长刀,被暴烈的赤炎所包裹的少年,他终究还是忍不住呢喃起曾经挚友的名字。

 

‘……重华…… ’

 

太像了……真的、太像了……

 

而面对着四散的怨灵,捕捉到这声混杂在灵魂波动中呢喃的赤羽业在潮田渚无法得见的角度冻结了面容上一切的情绪。

 

在这样的战场上,你念诵的竟然还是他的名字……

 

赤羽、重华。

 

心中咀嚼着先祖的名字,赤羽业冲着他的敌人扯出了满含血腥气息的狰狞笑意,那一刻的少年不再像是除魔师,反而像是从森罗地狱爬上来的索命恶鬼。

 

“该我了!”

 

那一日的包围圈以赤羽业的暴走宣告了彻底失败,司火的少年终于在极度的愤怒中掌控了最后一项他无法控制的力量。暴虐的火焰随顺着它主人的心情焚尽了周遭的全部敌人,然后重新归于虚无。

 

硝烟散去归家时。

 

仍旧像来时一样趴在赤羽业肩膀上的潮田渚看着少年那还是没有缓解的神色,不由的有些担心。就算对情绪再怎么敏感,潮田渚依旧没有读心的功能,因而他也只能用自己的办法在猜不透原因的时候,安慰不知道究竟怎么了的赤发少年。

 

肩头小小的身影动了动,当柔软的、毛茸茸的身体贴上脸颊蹭了蹭的时候,跑神的赤羽业才堪堪回过神来。略微低头看着用身体在自己颈边蹭蹭贴贴的小兔子,抬手揉上小兔子脑袋搓来搓去的赤发少年露出了一个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的柔和笑容。

 

被宽大手掌揉了个七荤八素的潮田·侏儒兔·渚用余光察觉到了那抹笑容后,也微微的放下心来。虽然还不知道因为什么,不过能露出那样的笑容,也就代表其实没那么严重,对吧?安下心来的潮田渚先生难得的纵容了赤羽业的行为,当然如果揉搓的动作太过分了,他还是会咬人的。


评论(2)
热度(25)
 
 
 
 
 
 
 
 
 
© 百崖__酒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