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渚】《流年低语》05(除妖师×地缚灵)

Chapter05  旧时

 

在监护人的眼中,孩子的成长总是在一瞬间便转换完成,当初还没有刀高的小少年如今也逐渐褪却了青涩,有了成年后的影子。虽然还处在幼崽的年龄,但是从身形上来看,已经没有人会因为这点嘲笑赤羽业了。

 

曾经因为身高不足而被人嗤笑的赤羽业现在拄着手上的刀面对着自己的监护人时,脸上的笑容分外的嘚瑟。

 

“业君这是你第一次独立出任务,能认真的看着我让我说完了你再走神吗?”

 

像往常一样和赤羽业解释任务内容和注意事项的潮田渚看着显然已经陷入了某种不知名的走神状态红发少年,按着自己的额角,和年龄不符的清秀面容上写满了无可奈何这几个字。好心的地缚灵先生实在是不忍心告诉自己看着长大的少年,他脸上的笑容…真的有点透露出些微的傻气。

 

“咳。”估计也是知道自己笑的太不含蓄了,赤发少年手抵唇边干咳了一声“继续吧,渚。”

 

潮田渚的双唇开合几下,还是没有将纠正称呼的话说出口。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这个少年已经不再用敬称称呼他了。不是很习惯,但也不是无法适应的事情,在这方面少见的十分固执的赤羽业最终赢得了潮田渚的妥协。

 

“从这次任务开始,你就要自己一个人面对这些了,政尧和杀老师都不会再与你同行。”蓝发青年深邃澄澈的眼眸认真的望着眼前的少年“业君,小心赤羽家。”

 

阴魂不散的赤羽家。哪怕是潮田渚也忍不住为赤羽家那无孔不入的手段头疼,单说这片他无法离开的禁地就迎来了少说数十波的试探,更不用说那些他没有跟随在赤羽业身边的时间是有多么的危险。虽然不定的任务行踪是一个天然的掩护,但是对赤羽家这样的大家族来讲,除非赤羽业离开他的祖国,否则只要留下蛛丝马迹就一定会被那些嗅觉敏锐的猎手捕捉到。

 

曾经还有牧政尧和杀老师帮忙扫尾,如今只剩赤羽业一个人,爹癌从没治愈过的潮田渚根本没有办法阻止自己的担心。

 

“渚——”

 

赤羽业撇着嘴角,有些无奈的伸手搭上了潮田渚的肩膀,哥俩好的顺势将人搂住带进了怀里,在这方面向来比较纵容赤羽业的蓝发青年也没反抗,只是静静的看着对方等着他开口,看这次又有什么理由可以搪塞他。

 

“我记得牧政尧说过(潮田渚:要用敬称啊业君。),你是可以离开附身到活物上的,对吧?”

 

“可以是可以,不过只有在禁地才能做到完全附身。”

 

“不,我们不需要完全附身。渚你只需要保证离开禁地后,依旧可以附在那个身体里就足够了。”

 

“……你要做什么……”对方到底想做什么隐约可知,但是潮田渚下意识的不愿意相信,赤羽业会有那样疯狂的想法。

 

“我亲爱的老师——”少年的笑容灿烂无比,但是看在潮田渚眼里简直就和高能警报没什么两样“要和你的学生一起去见识一下外面现代化的世界吗?”

 

……他好像……是认真的。

 

被人卡在臂弯中,潮田渚满面愕然。

 

“稍等我一分钟。”

 

留下这句就松开人窜出去的赤羽业没给潮田渚任何拒绝的机会,等到他捧着什么回来的时候,潮田渚才发觉,他真的是太小瞧赤羽业的行动力和某些决心了。

 

事实证明,赤羽业在说出这个要求的时候认真的简直不能更认真,瞧他已经准备好并且藏在古木后面的附身工具就能证明。这片禁地就如同潮田渚的身体一般,稍微有风吹草动他就可以得知,哪怕掘地三尺也没有人能瞒过他的感知藏下任何东西,除了——阵眼古木。

 

这是潮田渚唯一的感知弱点区域,而作为少数几个得知这件事情的人,赤羽业现在却用它来藏东西。

 

木然的与被赤羽业装在笼子里提留到他眼前的一只手掌大小的白毛蓝眼侏儒兔对视着,位列八神之一的螣蛇大人心中一片萧索。

 

嘴唇开开合合,潮田渚移开视线决定暂时先不管那只小兔子。

 

“业君。”双臂交叠抄在胸前的青年非常严肃的开口“你早就学过了,被地缚灵附身的生命体需要很强大的生命力才能支撑,否则在地缚灵离开的那一瞬间,轻则损失一定比例的生命力,重则会被抽走全部的生命。”

 

“兔子这样的生物显然不是常规的附身生命体。”

 

“可是渚你也不是完全附身不是吗。”基础知识扎实的赤羽业少年根本不听自己导师一本正经的胡扯。“只是分出一丝神智进去是没有关系的,结束附身之后进行补充也不会破坏兔子的生命力。”

 

“……所以你既然想要我附在这上面和你一起出去,那为什么不能选择一个带有攻击力的生物?”这才是潮田渚最不理解也拒绝接受的。

 

“因为攻击力高的生物带起来都太费劲了。”赤羽业乐呵呵的拍着提在手上的笼子“可以直接揣进衣襟里的动物才是首选哟。”

 

潮田渚当时五味陈杂的心情究竟如何不多做赘述,反正当赤羽业重新摸出禁地回归正常人类世界的时候,他的肩膀上趴了一只乖巧的白毛蓝眼侏儒兔,还没成年的那种。


评论(1)
热度(36)
 
 
 
 
 
 
 
 
 
© 百崖__酒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