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渚】《流年低语》04(除妖师×地缚灵)

这个文的画风和我现在写的东西的画风真的不一样_(:з」∠)_


前情提要:  01  02  03

========================================

Chapter04  荏苒

 

那是一场很漫长的交谈,牧政尧列席,他与赤羽家的孩子面对面。交换名字是必要的,红头发的小鬼有着一个和他意外相配却又恶意十足的名字——赤羽业。业,狩魔……潮田渚不知道赤羽家前任家主是个什么脾气,竟然能给自家儿子起这种名字。

 

是的,前家主。

 

已经死在了那场叛乱中的赤羽业的父亲。

 

说不上什么感觉,但是潮田渚与牧政尧在听到从赤羽业的口中说出历经叛乱亲族尽亡的事实时,二人久久的陷入了不知说何的沉默。千年前的八大家在时光的流逝中除名的除名、败落的败落,他们所熟悉的事物在他们的漠视中逐渐消亡,看着他们的后人被历史的洪流碾碎吞没。

 

而在这个年代最为强盛的赤羽家也几乎毁在了本族的内乱中,即便是仍旧存在也同样被触及了根本。元气大伤的除魔世家终究会被新兴的家族所赶超,或者更惨的被自由除魔师们组成的组织所超越。时光没有摧毁的存在,却最终毁在了人类自身的贪婪中。

 

多讽刺?

 

千年前作为除魔中坚力量的世家们终于像是妖魔们诅咒的那样,渐渐消失。而他们却只能躲在那条界线之外默默的注视着那一切的发生。

 

望着潜藏了自己的恨意,像是抓住了唯一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攥紧了连鞘黑刀的赤羽业,潮田渚终是被心中为数不多欲求所推动,无视了牧政尧的警告,对着少年松了口。不过如果可以回到过去的话,先不论其他,潮田渚一定会回到赤羽业拜师的那一刻,然后用力敲开自己的脑壳阻止自己将要出口的应允。

 

用牧政尧的话来讲,让赤羽业拜自己为师简直是这么些年以来他做过的最错误的决定。

 

水深火热不外如此。

 

伸手解着缠在发梢上的流苏,望着不远处正在和自家式神比划招式的赤羽业,潮田渚的心中一片愁苦。

 

但是抛开那些时不时的恶作剧,作为学生的赤羽业无疑是一个足以让任何教师欣喜若狂的存在。庞大的灵力基础,高超的灵力操纵,敏感的警戒神经,柔韧的身体素质。爆发力、攻击力、领导力,一切的一切简直就像是天生为除魔师这个职业而存在的一样。

 

就连偶尔来看他的杀老师也对赤羽业赞不绝口。

 

“好的玉胚总会招来嫉妒。”难得幻化了人类形态的杀老师端着茶杯,认真的注视着他的学生“这点你再清楚不过,既然认定了就要保护好他,渚。直到他真正破茧的那天。”

 

那时候他的回答是什么呢?潮田渚似乎是记不得了,唯一可以探查到的,只有在那天之后更加严厉的教导。

 

潮田渚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那双明亮灼人的眼眸的注视下鬼使神差的答应了赤羽业的请求,但是他知道,既然答应了就要做好。

 

以老师的身份,他会给赤羽业一切想要的。即使这孩子给他的生活添加了那么多的……意外之中的、‘乐趣’。

 

看着再次惨遭涂鸦的阵眼古木,潮田渚觉得自己的头发都要愁白了。

 

新任的老师心中有多少纠结赤羽业不知道,不过就算知道红发的少年多半也是对此嗤之以鼻。那些和他有什么关系?他和这个叫潮田渚的地缚灵唯一的交集就是教导与被教导的关系,除此之外再无关联。

 

除此之外……再无联系。

 

从血红的死寂中挣扎出来之时,赤羽业就不再是曾经那个可以仗着父母宠爱为祸全族的赤羽家少主了。没有什么能比用生命铸就的成长更为坚强,失去倚靠又如何?反正也不会比死更糟糕不是吗?所以对于总是试图找人照顾他的潮田渚,赤羽业总是抱着十乘十的嘲笑之心的。

 

他的老师似乎总是喜欢在这种日常小事上犯傻,这样的潮田渚和赤羽业印象中的这个名字的主人几乎靠不上边。

 

潮田家大家主,八神之一螣蛇潮田渚,千年前那个除魔师最辉煌的时代站在顶点的八个人之一。

 

这是一个可以被记载在除魔师历史中被后人铭记的名字。

 

反正不是目前这个正在犯爹癌——感谢牧政尧的实力吐槽——的人。瞅着又在和牧政尧争论到底应该把自己丢给谁寄养的潮田渚,已经踩进中二病这个大坑的赤羽业少年在两个成年人看不见的角度嘲笑的咧了咧嘴角。


赤羽业不知道牧政尧什么脾气,他觉得这个千年前的牧家家主,和潮田渚同属八神之一的勾陈能控制住自己到现在还没有把潮田渚嵌进古木里抠不出来,绝对是因为他不想照顾自己。

 

“你似乎很不喜欢渚和我讨论的那些事情。”

 

在某一日的学习间隙,身材高大的黑发男人坐在了赤羽业的身边,躺在草坪上休憩的少年睁开左眼瞥了身边的人一眼便收回了视线重新阖上了眼睛。看他这么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男人也不恼,他像往常一样将视线投向了远方注视着山下的钢铁建筑群。

 

“既然不喜欢,怎么不和他讲明。”

 

“……我不想看他那副和染了瘟疫的老鼠一样的表情。”

 

赤羽业的脑海中不时的闪现出潮田渚那副有些茫然而不知所措的样子。不知道对方是不是很不习惯和他相处,反正有时候这人迷糊的简直不像他那个年纪的人……有种千年的时光全都活到不知道哪里去的感觉。

 

“有些事情,用实力摆在他眼前比起空口白话更有说服力。”

 

“我会让渚君知道,我不要他那种担心。”赤羽业睁开了那双眸光灼人的暗金色眼睛,高举的右手对着碧空狠狠的用力攥紧“我不是那种只会跟在他身后的小鬼。”

 

“赤羽家的人不需要那样小心翼翼的呵护。”

 

“潮田家的爹癌是绝症,别白费力气了。”身材高大的男人嗤笑一声,嘲讽着身边小鬼的痴心妄想。

 

“要不要打个赌?”

 

反常的没有被激怒,赤羽业眉梢一挑,挑衅的看着牧政尧。后者也不恼,只是像往常一样摇了摇头。

 

“拭目以待。”


评论
热度(43)
 
 
 
 
 
 
 
 
 
© 百崖__酒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