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渚】《流年低语》03(除妖师×地缚灵)

当年写的东西差点想下手重修_(:з」∠)_


前情提要:  01  02

========================================

Chapter03   岁月

 

“所以你就和暴力拆迁一样把他们的记忆全都抹除然后扔出了禁地?”

 

身穿藏青色和服的高大男子抄着手站在了树荫下方,一头黑色的半长发向后梳着露出了光洁的额头。在他身前,不久前还用着一副不可一世的姿态拦在赤羽业身前的蓝发青年此时此刻正一脸默然的跪坐在那里,他旁边还摆着正在躺尸的赤羽业,活着的。

 

面对眼前男人的质问,跪坐在那里的青年迟疑几秒,然后小心翼翼的、带着几分犹豫的应了一声。

 

“唔……嗯。”

 

得到这么个虽然含糊但含义却十分准确的回应,黑发的男人抬手就拍上了自己的额头,坚毅硬朗的面容上满是一股子恨铁不成钢的绝望。

 

“潮田渚你还敢再莽一点吗?!”男人的语调急促,看着潮田渚的神情就像是在看自己不成器的弟弟“就为了这么一个还没刀高的小鬼,你就把禁地内存在生物的可能性再次拖进了他们的视线!?”

 

“你的脑子已经被千年的时光给彻底腐蚀了吗?还是说你终于被湮魔蛀空了你的脑子!!”

 

被人劈头盖脸的这么一顿骂自然是不太好受,理亏的潮田渚低垂着头,抚在膝头的双手不自觉的攥紧了手掌中的布料。淡色的双唇微启,终于扯出了一个泛着苦意的笑容。

 

“政尧。”他说“这孩子的血可以被红莲接受。”蓝发青年抬首望向了不远处的男人,本应透亮的深邃眼眸中是一片浓重的、化不开的晦涩“他是…重华的后人啊。”

 

我怎么能不管?我怎么能不救?

 

牧政尧沉默的看着潮田渚,跪坐在那里的青年哪怕是在忏悔自己的作为,他也依旧牢牢的守护在那名正在昏睡的少年身边。那一头如火焰般张扬的短发,赤发金瞳…那是、赤羽重华的后代…他们挚友的后代。闭上眼的男人沉沉的叹息着,而后上前几步,也同潮田渚一样跪坐在了那片干净的空地上。

 

“就算你救了又能怎么样呢。”牧政尧的视线也落在了赤羽业的身上,侧卧在地上的小少年即便是处在昏迷之中也不忘抱紧手中的长刀“你扔了那些人出禁地,赤羽家一样会得知这个小鬼没有死的事实,他终究是赤羽家的人,他们不会放过他。而你,潮田渚。”

 

牧政尧黝黑的眸子不闪不避的对上了潮田渚的视线,那其中的严厉让蓝发青年不自觉的瑟缩着。

 

“你只是一个死了之后徘徊于世间千年的亡灵而已,你甚至都无法离开这片禁地。潮田渚,这样的你要如何庇护这个小鬼?”

 

“你不可能将他锁在这片禁地一辈子。”

 

“所以我才会找你过来。”潮田渚看着牧政尧,眼中的坦诚一如千年前的初见“作为封灵,你比我要更适合照顾他。”

 

“……几年不见,你怎么就和杀老头一样有幽默感了?”身材高大的男人几乎要被挚友气笑了“让我一个除魔刃的封灵带孩子…你干脆自己来得了,正好咱们两个都不是活人。”

 

“不要总是那样称呼杀老师,他毕竟是我们的导师。”潮田渚笑的有点无奈,半分为了自家导师,半分为了友人的提议“政尧你应该知道,作为地缚灵的我本身的存在就会很大程度上侵蚀这孩子的身体。我可以教导他,为他提供最后的庇护,唯独无法照顾他。”

 

“难道我就能照顾他吗!”牧政尧猛地拔高了声音“就算是刀刃的封灵我也是一个和你一样的死人!我身上的灵力与鬼气一样会侵蚀他的身体!这点你到底认真想过没有!”

 

“你说的我都认真的考虑过,政尧。”眉眼温润的青年在友人的责问下敛去了视线“他的灵力很强,用不上多长时间就能成长到不会被我们灵气侵蚀的程度。我们只要照顾到他可以独自照顾自己即可,那时候也不用时常跟在他的身边……可以随意走动的你至少可以为这孩子提供一个家,而我…我只有这一片空无一物的山林。”

 

“你已经魔障了潮田渚。”牧政尧的眉头蹙起了带着不赞同意味的弧度“作为灵,我们不应该插手活人的生活。”

 

“但这是重华的后……”

 

“别说是后代!就算他是赤羽重华的儿子也不行!!”男人的身体带着十足的压迫感略微前倾“生死分明,各安天命!这是你当年亲口说出的话!当年你劝我们不要干涉死者的生活,现在你却不能遵守这个规则了吗!?”

 

“我……”

 

“我们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你不欠任何人,任何人!包括赤羽重华!”男人的语气认真而又郑重,激荡的怒意让他看起来像极了一头正在发怒的狮子“如果真的要说谁有亏欠,那也只有浅野琉璃,毕竟你用命封印的地方是他浅野家的地盘!”

 

“政尧。”潮田渚有些无奈,他不明白话题为什么又转到了这上面。

 

都已经将近千年了,牧政尧为什么还是没有忘记这个?

 

“有些事情是不会随着时间而消散的,正如你无法遗忘赤羽重华一样。”像是看出了潮田渚的疑问,牧政尧没好气的翻了一个白眼“总之,我不会抚养照顾这个赤羽家的小鬼,送他出去吧,生者的轮回不需要我们的插手。”

 

“我也、不是很想让你这个啰嗦的大叔来照顾。”

 

懒懒散散的声音蓦地从潮田渚的身侧蹿出,还处在争执中的潮田渚和牧政尧纷纷将视线投向了声音的来源。本该处在昏迷中的赤发小少年正略微有些僵硬的撑着自己的身体,手上仍旧不放松的握着那柄名为红莲的连鞘长刀,失血与疲惫令他的面色看上去十分苍白,但是那双暗金色眸子的深处却跃动着灼人的火光,眼底星点的赤炎恍若燎原的业火足以将人的灵魂彻底点燃。

 

他看着两个正惊讶的注视着他的年长者,手臂一个用力撑起了身体挺直了背脊,目光灼灼的看向了潮田渚。

 

“你刚才说,可以让我变强。”

 

“这是我唯一需要的。”赤羽业呲着一口森白的牙齿,笑容中带着狰狞的恨意“我要,拜你为师!”


评论(4)
热度(44)
 
 
 
 
 
 
 
 
 
© 百崖__酒爵 | Powered by LOFTER